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方王】守灯人

——提前祝王杰希生日快乐!

      方士谦是个守灯人。

      这是他自己封的,他家门前有一盏灯,是他搬来这儿以前就有了的。这盏灯有时候会被一些调皮的孩子打碎,到了晚上,这里就是一片黑。

      方士谦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后悔莫及,他怎么就不好好听这房子前主人的话呢?

      小方,你要看好这盏灯啊。前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他们搬走前是这样对方士谦说的。

     方士谦当时也没太在意,直到感受到一片漆黑的酸爽感觉后,他才明白这事可一点也不能马虎。第二天,他就去买个灯泡回来换上去,并且蹲在灯下,看看哪个熊孩子打碎的,好好教导他一下。

      结果,方士谦蹲了一周也没有见到那个打碎灯的熊孩子。不过他倒是打算当起守灯人来,守灯人,听着多酷。

      “所以你就安心窝在这里,当你的守灯人了?”王杰希坐在方士谦的对面,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瓶可乐,隔一会就灌一口。

         “对啊。我要守好这盏灯。这是一种安稳的感觉。像你这种浪子怎么能体会得到?”方士谦闭起眼睛,故作陶醉状,两手伸出来,像是盲人抚摸丝滑的绸缎的神情。

        “放屁。”王杰希仰头喝了最后一口可乐。可乐没了。他把空可乐瓶,一个抛物线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王杰希是一个背包客,背着一个包,走过山山水水,十分潇洒。以前方士谦跟他一样也是个背包客,此前也和王杰希一起走过很多的山山水水。在这些过程中,两个人都对彼此这根知底。你想吧,一个人跟你一起旅行,一走就走那么远,晚上几乎每次睡在一张床上的人,怎么可能不熟?

       

      方士谦是在两年前不当背包客了的,他简单地在社交媒体上,轻描淡写的宣布:“我不再当背包客了”他没有向任何人解释原因,就是这样不再在这个行列中了。一些驴友感到可惜,这么有趣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退出了。

       方士谦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王杰希在青海的一座大山里,等他终于回到有稳定网络的地方,一打开社交软件,就看见了这条消息。不免有些诧异,但也没说什么。

      现在,他又见到了两年未见的伙伴。

       

      王杰希一来到方士谦现在的住处,就看见方士谦蹲在那个灯下面,喝着一瓶汽水。

       王杰希走过去,方士谦感到头上一大片阴影,他一抬头,咧嘴给了王杰希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哎哟,你可来啦。之前不是说会早点来的吗?这都几点了?”

          王杰希看到方士谦笑的时候,楞了一下。听到方士谦的问话,王杰希翻了一个大白眼,他抬手看表,八点半。

        “这才八点半,我之说九点前来到。”王杰希环顾四周,又说;“你这环境不错。”

        “那也不看看谁选的。”

       “就是山了点。”

        “合着你以前走了那么多山的的地方也没见你嫌弃。”方士谦撇撇嘴站了起来,带王杰希来到他家门前。

          打开门,方士谦走了进去,回头对王杰希说你随意。

        王杰希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看着这座房子,整洁,干净。窗边的窗帘被风一吹,微微的舞动着。

        方士谦拿着两瓶可乐回来,坐在他对面。

        “方士谦你是不是在我来之前事先搞了卫生?”

         “放屁,我有你想得那么懒吗?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搞卫生的。不过搞起来真麻烦。”方士谦仰躺在沙发上,一双长腿随意伸展着。

         王杰希问他你现在干什么。

         方士谦漫不经心的:“当个码农。靠写点东西赚点钱。诶,王杰希你现在又在干什么?”

        “老样子。一遍赚钱一边浪。”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方士谦问王杰希要不要看电影。

        “好啊。”

         方士谦立马爬起来,找来一盘影碟。

         “恐怖片?方士谦你长胆了啊。”王杰希瞟了一眼影碟封面。接着王杰希又让方士谦拿多一瓶可乐过来,最好还有吃的。

       方士谦屁颠屁颠地拿来了东西,心里想:看这次吓不死你。之前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人看恐怖片,通常都是方士谦败阵下来的比较快,这次方士谦特地找了一个评分很高,据说很恐怖的恐怖片来,目的就是:吓王杰希。

       事先准备了眼罩的方士谦并没有想到,这个片子最恐怖的地方,不是画面,而是声音。

        一部影片下来,方士谦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戴了眼罩也没有用,结果,还是自己想被吓到。

         “方士谦你还是老样子啊,看恐怖片还是挺不住啊。你抓得我手都痛了。”王杰希故作镇定地调侃着方士谦。

 

       方士谦反驳:”王杰希你不也吓到手都出汗了吗?”

        “那也是你先抓我的。你怕先。”

        “哼,我那时是没抓你的手,我一摸你的手全是汗。”

          “那是冰可乐的水。”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解释。

         “你用右手拿的可乐,我摸的是你的左手。”

         “那是你记错了。”

        方士谦冷漠脸。不过他闷在这里也很久了,很少出远门,现在有人来找他,他当然是高兴的,又拉着王杰希说了起来。

        他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着,王杰希坐在他旁边静静地听着。方士谦说了狠多,信息量看起来很大,实际上只是他这两年来的一些小事。这些小事有些都根本不值一提,方士谦还是想要说出来,他只是想让王杰希知道他这两年都干了些什么,仅此而已。王杰希也一直在很认真地听,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教养好,他也想听听方士谦到底能说些什么。一个想说,一个愿听,刚刚好。

           末了,王杰希递给方士谦一杯水:“你怎么就这么能说。”

        “没办法,好久没见到熟人,有点激动了。”

            方士谦问王杰希留不留下来吃饭。王杰希一挑眉,说好啊。

       于是,王杰希在方士谦家耗了一天,本来他的打算只是坐一会就走的,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算差。

        到了晚上八点半,王杰希要走了,方士谦说我送你。

          结果刚出门,就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方士谦亲眼看着,他门前的那盏灯,又亮变黑。幸好今晚的月亮圆,不然就两眼一抹黑了。王杰希抬头,恰巧月亮被云层遮住了,月亮透过云层带下来的光根本不够用。王杰希打趣方士谦:”你这个守灯人当得不够称职啊。”

         没办法,方士谦只好认命,转身回屋拿新的灯出来换上。等他拿了灯出来,王杰希已经离开门口走了一段,方士谦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王杰希外套上的灰色。方士谦没由来地有些失落。他换好灯,面前由黑变亮。他看见王杰希转身,转身给他一句话:

          “方士谦,我觉得你挺适合做个守灯人的。”

——Fin——

  1. 本文关于打碎灯有参考《我为你骄傲》的小学课文。其实就是这个来的灵感。

  2. 基本看不出cp,是我的错。

  3. 关于文中背包客全是瞎掰,不要信。

  4.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