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喻黄】少年

   — 拖了很久的十粉点文@一寸秋月
—一个古风

      浓郁的脂粉味萦绕鼻腔,黄少天有些晕乎乎的。
       喻文州见状把他从女人堆里捞了出来。黄少天好不容易从脂粉堆里出来,脑子还是一团浆糊。抬头便看见喻文州带笑的眼眉。眼里满是关切之意的喻文州笑吟吟地问他怎么样。
       喻文州是个好看的男人,整天都在笑。喻文州每天都是那样,眉眼弯弯,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对每个人都是温和的。最好看的是他的唇啊,有点薄的唇里吐出的尽是温柔的话语。黄少天不懂得喻文州的唇如何如何地好看,只觉得那唇红润的色泽看上去十分好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脸,脑子浮现出一个词来:如沐春风。
         黄少天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来看,喻文州瞧见他的样子,知道黄少天缓过神来了,手一松,黄少天就掉了下来。
        黄少天揉揉摔到的地方,还好他常年锻炼,皮糙肉厚的,他站起来:“文州你怎么松手不先说一声的?”
         “说了少天就摔不着了。”喻文州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两人坐在酒楼二楼的一个角落。黄少天靠着栏杆,悠闲地往大街上瞧着,眉眼之间皆是少年英气。喻文州安静地坐在他旁边,一身青衣,含笑看着黄少天。
        “哎,你说,我们这是算完成了?”黄少天突然扭头问喻文州,脸上挂着笑,说着也不正经,眼底却带有一丝疑惑。
        “嗯。”喻文州淡淡地应着。原本二人接了个任务,是要送一个盒子到京城。这是个简单差事,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麻烦,直接到指定地点交货就完事了。黄少天心头存疑,就是因为事情太过简单。他看了眼搭档喻文州,见对方脸上没有其他神情,也没有再说下去,继而说起了另一个话题。
         “文州,刚才那些姑娘可是……”他没有说完,这是一个猜测,是个不靠谱的猜测。
       喻文州领会了他的意思:“少天你想多了。蓝溪阁给的经费早用完了。”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本来刚说出来也觉得不对劲,哪有人专程雇姑娘来讨搭档开心的。心里暗自骂自己,总想着完了,喻文州以后如何看我。他又看向喻文州,后者正喝着茶,发觉黄少天的目光后,朝着他,眼睛一弯,嘴边的茶杯放下,依旧是一副笑脸:“少天看我干什么?”
        不得了了!黄少天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我的天,喻文州他这么好看的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黄少天为刚才看喻文州的事有些不好意思,转念又想,不对啊,他平日里每天看我,我这么帅,也算他赚了!想到这,黄少天脸上悄悄浮现的浅粉消了下去。
           “喻文州,我们回去吧。”黄少天趴在桌子上,原先上的小点心都被他吃光了,他左手握着一个茶杯,杯里是空的。
         “再等等。”喻文州端坐在座位上,眼睛一直看着大街。
           黄少天顺着喻文州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里有个卖小玩意的摊贩,看起来生意不错,周围围了不少人。不过,那个摊贩卖的好像是字画?摊主隔一段时间就举起一幅,有时是画,有时是字。
          “你要干什么?”黄少天摸不着头脑,他一直以为自己能懂得喻文州,此刻却被人指着鼻子说:你懂个屁!心里有点不好受。
         话说回来,这个搭档自己原先还看不顺眼,打过架,后来吧,关系变好,又有点羡慕人家的桃花运。他看着溪水倒影出自己的脸,怎么看也不差啊,怎么就没姑娘对自己说我心悦你呢?黄少天想不明白,喻文州跟他说可能我们这的姑娘不太喜欢你这种类型,都把你当弟弟看。黄少天是不信的,废话,怎么可能我们这所有姑娘都不喜欢我这款。现在做完任务回来,一上酒楼就有一群姑娘围过来。可激动了,但是只见过喻文州笑脸应对,自己没经历过,纸上谈兵的黄少天对于这些过于热情的姑娘是招架不住的。
        反正,最后他还是靠喻文州才能出来就很丢脸就对了。现在黄少天看喻文州表情不像刚才那样轻松,把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赶出去。
         “走。”喻文州一下子站起来,拉着黄少天往酒楼后面走。黄少天连忙把钱给了店小二,跟着喻文州走。他有些困惑,心中又有几分底,八成是那个任务的后续了,他这样想着,手按上了腰间的佩剑。
           两人一路走到一个林子里,林子里的树有些稀疏,现在大白天的,里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黄少天和喻文州二人背靠背站着。黄少天警惕地打量四周,喻文州也在留心动态。
        “二位来了。欢迎欢迎。”一个好听的女声向了起来。喻黄二人循声望去,一位女子站在他们的西边,身着白衣,衣裙飘飘。
        竟然没感觉到有人来,黄少天更是提高了警惕,生怕一个不留神出了意外。
        女子长得好看,面容冷若冰霜:“把那个地址说出来。”
        “什么地址?”喻文州有些意外,他没想到一来就问这个问题,他还不知道答案。
        “你们去的那个地方的地址!”女子咬牙切齿地回答,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来。
        “不是,姑娘你先冷静一下。先说清楚好吗?”黄少天原本就不明就里,现在更是一片茫然。
         “我们去交货的地方就是京城的‘ 杏华 ’酒楼。”喻文州大概是听明白问什么了,就说了出来。
         “你骗人!我一路跟着你们,去了那酒楼发现根本没人!你们两个都不见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对视一眼,这算是怎么回事?他俩分明没走错地方,要说起来。黄少天心里头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是酒楼……”喻文州和黄少天再次对视,黄少天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酒楼没问题,是不是我俩被掉包了?”说完,他自己兀自笑了起来,这就是无稽之谈!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转移?
        喻文州忽然微微一笑,若有所指:“说不定是牌匾?”
       “我说文州啊,我异想天开你也天马行空吗?”黄少天被他这个想法逗笑了。那女子却在思量这个可能性,一语不发。
         女子本来陷入思索之中,忽觉手上一痛,是有什么人拽住她,她猛力一抽,抽不开,手却悄然来到的被抓住的手旁。
        “哼,自己送上门来。”黄少天把女子另一只手也缚住,拿出绳索把女子的双手捆实。女子猛地低身腿一扫,直直打到了黄少天的腿上,这是用了十成的力了,黄少天一个不稳,被女子逼得退后好几步。女子手一挣,奈何绳索捆得太结实,挣脱不开。
      “我说你……”黄少天措不及防被她这么一踢,缓了一下,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黑影冲向了喻文州,立即大喊:“喻文州!”
       世人皆知蓝溪阁的精心栽培的两位少年,喻文州善于谋略,黄少天武艺高超,哪晓得喻文州身手不俗,只是平日里黄少天过于耀眼,夺去了他的光芒,也因为他的计谋过于出众,以至于有人认为黄少天只是会打,没有脑子。
      喻文州轻松躲过黑衣人的突袭,和黑衣人缠斗起来。黑衣人也不是个草包,身手也不差。喻文州一时之间也没能轻易拿下。另一边的黄少天已经把女子牢牢牵制住,冷声道:“原来你打的是这么个主意。”
      “可算我小瞧你了,原本你跟踪我们,我也忍了。现在你们自己找上门来,也没有关系。我来抓住你们就行了。”黄少天还在说着,那头的喻文州把黑衣人拿下,身上的青衣沾了灰尘,用手拍拍,依旧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但是你不可以对喻文州动手。”黄少天对着那个女子,脸色阴沉,跟刚刚酒楼上与喻文州谈笑的人截然不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
        女子没有接话,不再反抗,黄少天不敢掉以轻心。他一开始擒住女子就不是正面打,女子一开始又能挣脱他的手来反击,实力也差不了。
       喻文州在那边制住黑衣人,看向黄少天。黑衣人和女子也在对视,四个人在僵持着。黄少天开口:“不过还得谢谢你让我知道被姑娘围住也不是件好事。”   说完又向喻文州看过去:“文州你真辛苦。” 语气中充满同情。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摇头笑笑。
       黄少天忽然感觉手中一空,女子早已离他数米远。她手晚上上的链子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大意了,没想到她用手腕链子上的装饰割开绳子。也没料到它竟然那么锋利。黄少天一下子有些楞,女子直接朝黄少天冲来,直逼黄少天咽喉。黄少天侧身闪过:“没想到你这么倔。”
        女子没有说话,再次冲上来,黄少天也没打算躲闪,直接与其交手。
       喻文州看此情景,心中默默算着什么。越发看紧了身边黑衣人。一时不能抽身帮黄少天,心中略微有些焦虑。看着黄少天逐渐占了上风,也没有刚才担心了。
       不多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不是在场四人的,是蓝溪阁的人。喻文州彻底放下心来,他一早就招呼了人做照应。现在人到了,也没什么问题了。
那边黄少天在蓝溪阁其他人的辅助下,再次擒住女子。黄少天回到喻文州身边,刚才打斗他出了一身汗,刘海紧贴在额头上。
         等蓝溪阁带人走后,黄少天问喻文州:“这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一摊手:“我也不清楚,反正是要搞破坏的。”
        “那也是。太糟心了。”黄少天同意地点头,这事他也不想了解太多,知道太多反而徒增烦恼。

        喻文州和他走到了树林边上,再踏一步就出去了。喻文州忽然问黄少天:“少天你刚刚说不能对我动手?”
        黄少天扭头过来看他,眼睛亮亮的:“对啊,万一要是弄伤你怎么办?”
       “那少天不怕弄伤自己?”
       “嘁,怕什么,我皮糙肉厚的。”黄少天伸手搭上喻文州的肩,笑嘻嘻地:“走,我们回去!”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得一脸明媚,眉目间皆是少年意气风发。也跟着笑了起来,不同于往日只是淡淡的浅笑。这次是少年的,发自真诚的笑意。虽然不像黄少天那样笑得露出压出,笑意也是从眼底一直延伸到表明来。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又一次看呆了,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好看。还好这人是我搭档。心中又带着窃喜。
       喻文州和他一起走出了树林,重新来到大街上。街上依旧是熙熙攘攘。两个人一同往蓝溪阁走去。背影是一个蓝衣少年与一个青衣少年并肩行走。

——Fin——

题目,我是真的不会取题目啊!原谅我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