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百日方王/Day47】浪漫

——方王两人退役后

 

00.

     夜凉如水,周围空无一人,只有晚风轻轻拂过耳侧,如爱人亲密的耳语。

       方士谦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王杰希面前,笑着问对面的人一句话。玫瑰是红玫瑰,娇艳欲滴,像一团火,要燃烧周围的一切,方士谦的心也跟着烧了起来,他有点紧张。

       对面的王杰希一挑眉,接过了花,没有回答,反问道:“这是你今天第几次问了?”

        方士谦回答他:“不多不少,刚好三次。”

 

01.

      午后四点的阳光从来都是温和的,懒洋洋地照下来,给高楼大厦耸立,难以接近繁华的城市镀上了几分色彩,竟觉得这时的城市是个温婉佳人。

      王杰希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下午的课没了,出来走走。周围人都在急匆匆地赶路,王杰希慢悠悠地走着,跟周围有些格格不入。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隔着衣服,有点痒。王杰希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电话那头的声音温和沉稳,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王杰希听到对方的声音,嘴角不自觉上挑:“在街上,要做什么?”

        那头传来一声轻笑,从电话传来,有些失真,却意外地令王杰希感到耳朵酥麻。对方说:“我来接我男朋友回家。”

       “哦?”王杰希此刻站在街边面包店门前,看着面前的人流,逗弄面包店门前装饰用的花来,抚过柔嫩的花瓣,感受指尖上传来的柔软,他问:“你男朋友?谁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回道:“我现在通话的人。”

       “我不承认怎么办?”

       “你说不是也对,我们都领证,是夫妻,不,夫夫了。”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他不喜欢这样的说法,哪怕这是事实,也不希望这样说出来:“别,你别这样说。”

       “好,你不喜欢嘛。”那头的声音变的轻快起来,尾音都上挑,像个恶作剧目的达到的小孩。王杰希报了确切地址,挂掉了电话,等人来接。他转身进店里买了一个奶油蛋糕,心说我不把奶油全糊你脸上,我就跟你姓。

        

 

02.

      等到车来了,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好看的脸来,这张脸上挂着笑。

       只一瞬间,王杰希就放弃了糊奶油的念头,纯属不想浪费食物。他刚想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那人就已经快速解开安全带,来到他面前,帮他拉开了车门,还做了个请的手势。王杰希一下子被逗笑:“你这是干什么?”

       却发现对方穿的是西装,还是订制的。订制的西装剪裁得体,更显得对方身形挺拔,腿也显长了。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许久不见对方穿西装,这下突然再次看见,有些不习惯,更多的是惊艳。反观自己,白T恤牛仔裤,和对方的西装革履明显不搭。王杰希开始发散思维想些有的没的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对方见王杰希迟迟没有动作,像是呆住了,他微微歪头,嘴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先生,请上车。”

       “方士谦?”王杰希看了一眼车,哦,是他的那辆,又看了一眼面前的方士谦,“这车……”

      “哦,今天限单号,就用你的。”方士谦笑嘻嘻的,他们两人都有买车,刚好一个双号一个单号,限号也可以有车开。王杰希摸不透他要干什么。方士谦指了指他打开了车门,这么站在这儿也不是事儿,堵路,还有人来围观。王杰希看了眼在远处拿着手机偷偷笑的女孩子,把刚才买的奶油蛋糕放了进车里,上车。

        方士谦瞥了一眼那个蛋糕盒,见到蛋糕盒上印的甜甜圈还有其他精巧的甜点,知道这里面是个什么东西。他扭过头来问身边的王杰希:“你买了什么?”

       “奶油蛋糕,够我们两个人吃的。”王杰希淡淡回答,把视线移向窗外。车窗外的景物在向后退,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长得高,枝叶繁茂,阳光穿透层层叶片,只落下点点光芒。王杰希突然想到学校里的法国梧桐,在它落叶的时候,有不少女学生会在来那里,踩在福满一地的落叶上,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可惜现在不是时候,而且路边的落叶也会很快被清理掉。

       思绪再次放飞,车里只有播放器在放着歌。

      “我一见你就笑”

      “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

       “跟你在一起”

       “我永远没烦恼”*

       方士谦觉得这歌词挺符合的,哪里都符合。

       前面是红灯,车停了下来,方士谦偏过头看王杰希,王杰希在看窗外。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侧脸,犹豫了一下,开口叫对方:“王杰希。”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嗯?”王杰希回过头来看他,眼里满是疑惑,方士谦你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浪漫不?”

       “哈?”这个问题问的很突然,就像考试的时候学生惊恐地发现考题超纲了,所以王杰希懵了。于是他说:“方士谦你再说一遍。”

      方士谦显然不愿意再说一次,刚好绿灯到了,方士谦专心开车,不再说刚才的问题。他小声地嘟哝:“不是说开车接爱人回家会很浪漫吗?”王杰希听了,低下头笑出了声:“这很浪漫吗?”

       方士谦一听来气:“我大老远从公司跑来接你,你说我辛苦不?”最后还带了点委屈的意味。王杰希恍惚觉得这是刚开始买车的时候,那时候只买一辆车,大都时候是方士谦开车来接她,有时候自己出来晚了,还会接受到方士谦的抱怨,明明嘴上说着嫌弃,还是把人接回家里,按着去吃饭睡觉。

       稍微回忆了一下过往,王杰希才发现原来和方士谦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他发现买车那时的记忆变得模糊,只有方士谦接他回去脸上的神情记得清清楚楚,好像有点少女了。

       还挺浪漫的。

        想到这里,王杰希看向正在专心开车的方士谦:“方士谦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小言情电视剧?”

        这下子方士谦成了拿到超纲考题的考生了:“王老师,你这个题超纲了啊。”

         车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家西餐厅前。

 

 

03.

        一进到西餐厅,一种名为格调的气息扑面而来。外面还未开始暗下来,太阳也还在顽强地挂在天空。西餐厅早已开好了灯,灯光是柔和的,柔柔的落下来,落在餐桌上精巧的银制刀叉上,锋利的刀叉看起来也不那么具有危险性。灯光洒在桌上摆的玫瑰上,艳丽的玫瑰一下子变得可爱起来。西餐厅里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味,留声机里传出慵懒沙哑的女声。一切都显得昂贵精致。侍应生穿着得体的制服领着二人来到一张小桌前。

       侍应生体贴地帮两人拉开椅子,方便入座,在侍应生拉开其中一把的时候,方士谦拉开了另一把,让王杰希坐了下去。

      两人入座后,侍应生低声询问要点些什么。王杰希心思都不在吃这件事上,随便说了点,也没听清楚方士谦答的是什么。

       方士谦你到底要干什么?经过刚才在车上的对话,王杰希心中早已有了想法,是要给自己营造浪漫吗?

        王杰希不是什么会藏着掩着的人,但是现在,他想看看对方要给他什么浪漫。这个地方,这些体贴的动作,可以说得上是少女漫情节中的浪漫了

       结果直到吃完,方士谦都没有再有什么表示,王杰希有些小小的吃惊,毕竟西餐厅这种地方,更符合浪漫这个词吧?两人在进餐过程中难得的沉默了,大概是因为有心事的缘故,这一顿美味,两个个人都吃得索然无味。真是可惜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空气中只剩下留声机放出的乐曲声。闻着那股香味,王杰希开口打破沉默:“这儿不错。”

       “嗯,咱爸妈推荐的。”方士谦抬头,眼睛弯得像月牙。

       “!”王杰希这下惊讶的神色表露出来了:“你爸妈,还是我爸妈?”

       “不都一样嘛,都是咱爸妈。”

       那到底是谁?看来方士谦这个计划,爸妈是知道的。说起来,一开始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双方父母坚决反对,拗不过父母,又不想分手,就这样和父母一路冷战了四年多,父母终于是松了口。今天爸妈竟然帮忙选地点,也是难得。王杰希开始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周年纪念日?他在脑里想了一下,没有相关的节日。那到底是什么?

        方士谦站了起来:“走吧,我看你不习惯这里。之前你去国外比赛也是要找中餐馆的。”眉眼之间有着一种得意,像个掌握一切的国王。 

       王杰希也跟着站起来,不习惯是真的,中餐馆大厅里面的热闹才是他喜爱的氛围。

       两人并肩走了出去,刚走出门口,方士谦松了一口气:“哎呀妈呀,里面气氛太贵气了。闷死我了。”

        王杰希扭头看向身旁拍胸口一脸解脱的方士谦,心情有些复杂。都这么大个人了,还一副熊样。王杰希突然身形一歪,方士谦一把揽过他的肩膀,豪气万丈:“走!我们去撸串!”
       王杰希比方士谦矮一点,现在他身子一歪,就多矮了几公分,微微抬头看清身旁人的面目,一副恣意潇洒,好看的面目衬上这般神情,像个翩翩贵公子。
       “噗嗤,”王杰希再次轻笑起来,“方士谦你这搞的哪门子啊。”都不按套路来的。
       “不搞什么。搞你。”方士谦也低下头跟着他笑了起来。
      “那下一步是不是要去酒店?”王杰希来了兴致,搭上方士谦的话。
      “不,还是吃东西要紧。”说话间两人进到了车里,方士谦偏过头:“老地方?”
        王杰希点了点头。



04.
      太阳早已落下,现在是城市灯光的天下。
      街边霓虹闪烁,街上人来人往,马路上,在堵车。
      方王二人被困在车里,王杰希靠在椅背,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窗外是和他们并排的车,再远些是远处路边的灯。
       方士谦手握方向盘,眼睛盯着前面那辆车尾:“没想到躲不过这堵车。”

       “没事,有点想念在车里吃东西不扣分的时候了。”王杰希看着面前的车,盘算着什么时候能不堵。
      车里的音乐缓缓流淌,车里都是歌手深情吟唱的情歌。车里两人都在等堵车,没有说话,只有平缓的呼吸声夹杂在歌声里。
      今天的状态不对,因为有人没有坦白。想问个究竟,又怕破坏的对方的想法,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整个人都不自然。
       王杰希闭上眼睛,稍微的休息一下。方士谦转过头来看他,眼前的人他很熟悉,视线略过那人脸部的每一部分,眼睛,鼻子,嘴唇……他垂下眼睫,轻声叹了一口气,很快消散。

       还是专心开车吧,刚刚在餐厅都没吃好。
      堵车是令人无奈的,每天都要赌,总会等到不赌的时候。说好的串也是能等到的,这是方士谦坐在位置上,等到崩溃的信念。
      不久前来到摊子,满眼都是人,真真的人满为患,连找个位置都不容易。这摊子是方士谦和王杰希还在微草的时候就有的,他们有空就跑出来撸串,一开始是因为摊子比较近,后来慢慢地吃出了感情,就算现在不再在俱乐部了,也会来这里。
        现在的小崽子在干嘛呢?大概在宿舍吧。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跑出来。说不定还能遇上 。
       方王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想到一块去了。两人嘴角不约而同地上挑。
       话是说你要等,你等的串一定会到的!但是很饿啊!方士谦跑回车里拿来那个奶油蛋糕,跟老板要了两个小碟,把这些放到了桌子上。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做的动作,自然明白他要干什么。顺手打开了蛋糕盒子。看着方士谦把蛋糕分成了不规则的两份,分别放到了两个碟子里。原本可爱的奶油蛋糕被方士谦分成两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心情再次复杂。

       在路边小摊吃蛋糕跟在西餐厅里吃包子一样,一种诡异的不搭配。王杰希抽出桌上塑料筒的筷子,用它来吃蛋糕,又有了一种用叉子吃饺子的和谐感。

      “王杰希。”方士谦再次叫他,叫之前还深吸了一口气。

     “嗯?”王杰希抬头。

       刚好串串到了,老板用一个大盘子把它们装到一起,带着食物的鲜香热辣。方士谦瞬间不想说了,他比较想吃东西,真的。

       “你说啊,你叫我干嘛?”王杰希看着方士谦不顾烫直接拿起一串鸭胗送进口中,想着这人可能真的饿惨了。也拿起一串海带,送入口中。

        周围是热闹的声音,不时从其他桌传来欢呼声,碰杯声,看见杯中啤酒因碰撞而洒出来,洒落在了桌面上。热腾腾的。以前和微草的队员也有经常出来吃,就是不能喝酒,后来退役了,很少聚了,不免有些怀念。

        等到方士谦肚子里终于体会到不饿的状态后,桌上已经一片狼藉。王杰希不敢想要是喝酒会怎么样,幸好今天方士谦开车,不能喝酒。方士谦扯过纸巾擦了擦嘴角,直直地盯着对面的王杰希。

        眼神里面包含的情绪复杂,王杰希说不出来。但他可以明确地看到里面有深情,笑意,一种像是得到珍宝的得意还有一点犹豫。王杰希脑中隐约猜到方士谦要干什么。

        方士谦缓缓开口:“王杰希,我问你,浪漫不?”一说完,他自己都微微别过头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哪有这样问人浪漫的吗?在吵闹的路边摊,连花都不送,就这么直直的问出来。一点也不符合那本《浪漫一百事》。太草率了,但还是想问。

       他又补充:“我听人说陪喜欢的人去撸串会很浪漫的。”他直视着王杰希,王杰希愣了。

      意料之中,意料之外,对于双方都是。

       路边摊的热闹一下子不见了,是被什么吸走了吗?王杰希同样直视着对面的方士谦,看见向来脸皮厚的方士谦竟然耳尖发红,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似乎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心竟然跳的比平时快些。

       怎么可能?这个场景里浪漫差了十万八千里,对面的人也朝夕相处对好几年,多少年了?从方士谦回国开始,到现在也该有快七年了。七年了,四舍五入就是十年。王杰希自认不是什么感性的人,这类场景这类话语应该不属于会心动的范畴啊。可事实是,此时此刻,王杰希在街边摊,在满桌的狼藉面前,对一个一个和他在一起快十年的男人心跳加快。明明一切像往常一样,那人的声音,路边摊的喧闹,嘴里串串的味道都与平时相差无几。没办法,大概是自己傻了,那么明显的意图都看不出来,那个有些拙劣的掩饰都看不清。

       傻就傻吧,反正不止我一个傻,喜欢上一个傻子的人,不是更傻么?

 

 

 

05.

       方士谦看着对面久久没有回应,心中不免开始焦虑,或许自己应该在西餐厅就问的,或许应该再周全些的。问都问了,又不会掉块肉,可是心里就是紧张,像个毛头孩子。他嚯地站起来,要去结账。却听到王杰希的声音。

      “方士谦啊,你应该走点心的。你两次问我,都要用一下我提供的道具。你得有诚意一点,比如用自己的道具问什么的。”

      “好。”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方士谦把王杰希带到了桥边,不知道从哪里变来了一束红玫瑰,还开得那么好。

       王杰希的反问是有原因的,方士谦听他一问就知道王杰希猜出来了,今年是他们获得父母同意的第三年,三这个数字,带着点小心机。

       王杰希从怀中的红玫瑰中抽出了一朵开得最好的,黑夜,桥边的路灯又有些远。只有模糊的光照过来,勉强看清对面人和怀里的花,其实王杰希看不清哪朵开得最好,只是抽了最中间的那朵出来。

       王杰希那只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右手握着一只红玫瑰,月光微弱,只有点点光芒落在他的身上,有些地方隐藏在阴影中,衬得本来就白的皮肤更白。他张开了口。

       “很浪漫。你今天下午到现在问的那两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很浪漫。”他抱着玫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方士谦一步上前抱住他:“谢谢。我知道我今天做得不够好。”王杰希也伸手抱住了他。不够好没关系,有这份情就足够了。

        在桥边,一对恋人在相拥,微风拂过,吹皱了河面,泛起粼浪层层。

 

        其实方士谦之前也有问过这个问题的,那时他们还年轻,也没有在一起。

        方士谦悄悄摘了把俱乐部花圃里的花,用条小绳子绑了起来,把它送给了王杰希。

        那是他们才刚刚磨合好,王杰希收到花的时候是下午,他们刚结束训练。其他人都走了,训练室里只剩下他和方士谦。他走到外面的走廊上,方士谦叫住了他,把花递了出去。

       “王杰希,浪漫不?”少年裂开嘴,笑着问他,眼睛里面仿佛盛满阳光。外面柔和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得微草队服,模糊了轮廓。

        王杰希不记得当时是怎么想的,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浪漫。”然后他看见方士谦笑得更欢了。少年的面容耀眼如宝石,真好看。

        这是王杰希当时脑子里的唯一想法。

 

 

06.

         之前听喻文州说四在广东是个不吉利的数字,现在方士谦刚好问了四次。这个不行,得吉利点。

        王杰希把那支玫瑰递到方士谦面前,用同样的话问他:“方士谦,浪漫不?”

        方士谦笑了,和那时一样,他结果玫瑰,放在鼻前闻了闻,回答:“浪漫。”

         晚风依旧在耳边吹,玫瑰的香气似乎飘去很远。

 

——Fin——

 *歌曲是《我一见你就笑》,个人喜欢蔡琴的版本。

【那个啥,拖低了这次百日的平均质量真是对不住大家,要揍人走私信】

【感谢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