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APH/耀湾】桃枝

——大家中秋节快乐!
——假的古风prao

壹·
    街上远远地就传来阵阵敲锣打鼓声,不多时声音的来源便来到眼前,原是一对娶亲队伍。眼前是一片艳丽的红色,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街上,几乎占据了整条街。街上的人纷纷走到边上,挤在一起看娶亲场面,除了喧闹的锣鼓声外,耳边就是源源不断的窃窃私语。
    有外地人瞧着热闹,询问身旁人这是何事。身边一个小摊贩笑嘻嘻地回答:“我瞧您不是本地人,想来也不清楚。那花轿里坐着的可是林府的二小姐!这是江城首富王家长子迎娶林二小姐。”
     外地人疑惑道:“林府?哪个林府?”
     摊贩像是见了个怪人,眼中的惊异表露无遗:“还能哪个?不就是那个权倾朝野的林府么?”接着他又低声说:“可惜这林小姐竟嫁给这么个商人。”说完,摇了摇头,继续摆摊忙活自己的小生意了。
     外地人也跟着摊贩摇头,说的却是另外一种意思:“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娶亲队伍早已远离,向着城中的王家去了。锣鼓声仍在耳畔萦绕。而他的声音已淹没在闹市中。

贰.
   春风不久前才捎来春的消息,园中的桃树早已绽开新芽。枝头令人爱怜的绿意看着就使人眼中无端多几分温柔。
     王耀在偏院的书房中,窗外就是这株桃树,瞧两眼光秃秃枝桠上的嫩叶,提起手中的狼毫,点在了桌上端砚里,墨色染上了原本洁白的笔尖,一直往里。抚平宣纸,刚想下笔。一个小厮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边喘气边喊:“少爷!老爷叫您立刻过去一趟!”
      正当惊异之时,手中笔落下,正正落在纸上,墨点晕开来。可惜这纸了。王耀在心中默叹一声,看向小厮:“父亲找我何事?”
       王家世代是商人,落到王耀他爹那代,走出了一位文人,王家少爷王耀又是个文质彬彬的偏偏少年郎。与那些书香世家的少爷公子相比,只会优于绝不逊色。
     小厮急急催促王耀:“少爷您就别问了!老爷叫您过去就快过去吧。莫让老爷等急了!”
     “好。我这就来。”王耀含笑收拾好了桌面,跟着小厮快步走向父亲的书房。
       待王耀来到书房,王老爷站在桌案旁,见王耀进来遣退了旁人。示意王耀过来。
       “儿啊,为父有事与你商量。”
      “父亲您说。”
      王耀心中纳闷,不料父亲接下来那句话才叫他吃惊。
      他双眼瞪大,惊异之色表露无遗:“父亲您说什么?”
        王父常年在商场上与人斗,面容不带任何狡黠,反倒是一脸正气。书房窗是关着的,房内有些昏暗,王父略微皱眉,多添几分威严:“我儿,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亲了,就这么办吧。”
     语气不容置疑,仿佛这次叫王耀过来只是通知而不是商量。
      王耀咬着下唇,满是不甘问:“父亲,这事,是不是有点急了?”我还未见过林小姐,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王父看着王耀,如深潭的眼中似乎闪着不忍:“儿,林府早已同意。”
    这句话打破王耀最后一丝期待,父命难为,他又能如何呢?只能应下。
      本以为在商贾之家不用担忧娶亲之事,以为能由自己做主的。想来还是太单纯。
  
叁·
      与此同时,林府那边也起了波澜。
      “为何?!女儿从未见过那位王少爷!父亲您如何下得去手!”林小姐气的身体发颤,一双美目被愤怒填满。
        “晓梅,父亲知道你不愿这样草率嫁人。可眼下情形,只有这样才能保你!”林父自然也是不愿心爱的女儿嫁给一个商人,还是一个从未谋面的商人。只是,不这样做,怕是整个林府也没人了。
      一时间满室寂静,只剩下,林晓梅因刚才大喊而稍微急促的呼吸突兀出现 。
       她不是不懂,家里什么情况,父亲与兄长从来不多说,即便不多说,稍微细想也能猜出一点头绪来。林晓梅垂下眼睫,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稍微平稳了情绪:“是女儿错了。一切全凭父亲定夺。”
接着转身离去。
       林父望着门口的身影,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委屈你了。
   
   林晓梅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窗外的桃树,这是她前两年种下的。如今再次抽出嫩芽来,心中却无往日的欣喜。
     再过不久,就要看不见它了。
    身边的侍女在身边静静站立。只有呼吸声在耳边,室中在无其他声音。林晓梅站起来,走到了窗外桃树旁,轻轻踮起脚。
       侍女惊呼:“小姐!您要作甚么!”
       林晓梅转过头来看她,朝她微微一笑,晃了晃手。手中是刚刚在桃树上折下的桃枝,桃枝带着嫩芽,在晃动的时候,衬得林晓梅笑颜如花,恍若桃树第一朵绽开的桃花。
        “不做甚么。就摘枝桃枝来玩玩。”
       “小姐若是要摘,告诉奴婢不就行了,何苦自己来呢?”
      林晓梅又走回屋里,握住侍女的手,声音柔和:“你呀,就不要太担心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林晓梅低头看手中只有一点绿意的枝条,眼底浮现笑意。
      我倒要看看,王少爷有何能耐能让父亲将我托付过去。
   
肆·
     王耀在房里焦急的踱来踱去,不住地叹气。
      这算什么事?我就这么被父亲卖了?身份如此悬殊。父亲到底怎么想的?也罢,既然事已定下,必定要好好待这位林小姐。也不知林小姐喜好如何,有点难办。
        心里乱想了许多,仍有一件事是一直盘踞在心头的。这林小姐到底如何,他是真的想亲眼看看。虽说坊间传闻林小姐出落得亭亭玉立,是位典雅的大家闺秀。不是不信,就是总也忍不住想要看一下。
        可是,如何能见一面呢?女子家怎能随意抛头露面?
     哎。

   “哎?”王耀像是没听清,拽着报信的家丁:“你再说一遍!”
        “哎呦我的少爷啊!林小姐要见你啊!快去啊!”家丁被王耀拽着,一脸欲哭无泪。真不知道之前窝在房里一直想见林小姐真容的少爷怎么跟个聋子似的。
     愁啊。
     王耀快步走向花厅,愿望成真的感觉非常美妙,一如塞了一块甜腻的蜂蜜过来。
      林晓梅跟父亲提出要见王耀一面,王父并无阻拦。林晓梅便立刻赶来,身边除了一个侍女什么也不带。等来到之后,就开始忧虑起来,自己会不会太草率了?什么也没准备。
       “对不起,我来迟了。”一把好听清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林晓梅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俊雅的青年。一身蓝衣,头发高高竖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更显精神。琥珀般的眸子熠熠生辉,闪着的笑意从眼底一直蔓延。
       “林小姐。”青年笑着跟林晓梅打招呼。
      林晓梅额首示意:“王少爷,晓梅此次前来什么也没带,真是不好意思。”
      王耀笑答:“林小姐肯来就已是最大的荣耀了。”
       林晓梅抬手用衣袖捂脸:“王少爷说笑了。晓梅虽说空手而来,实际也是有礼相送的。”她偏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王少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番说法有点像主人对客人说的了。可是由她口中说出,却不觉刺耳。王耀点头同意,带着林晓梅来到他所在的偏院。

伍·
          林晓梅一路跟着王耀走,心中不免紧张,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男人走,更何况这男人将会是她的夫君。
        她又在王耀后面探出头来,想再看一眼这个男人。
        目的地到了,王耀正想回头对林晓梅说。一回头,就看见他未来娘子,正努力歪着身子要看他。一双杏目微微睁大,神情满是好奇。一点也没有方才稳重的大家闺秀的模样。
      “扑哧”一个不留意,笑忍不住了。
      林晓梅没想到自己这次失态被王耀悉数看尽,一下子羞愧得脸上浮上两片红云。真丢脸啊。她往左右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书房外的桃树。
      她指着那颗桃树:“王少爷好雅兴。我房外也有一株桃树。”
       王耀觉着面前的女子外表稳重,内心依然如一个孩子。这样的女子竟是在林府那种官家里长出来的。心中不经意间柔软几分。
        王耀领着林晓梅来到桃树旁。林晓梅瞧着这棵桃树,手抚上粗糙的枝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耀觉得他要这样一直站着。林晓梅从衣袖里拿出一枝枯了的桃枝。
        “给你 。”
         王耀看着这个枯枝,心中复杂不已。这到底什么意思啊?送人枯枝?
        林晓梅声音低低地开口:“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真的没东西送了。这是我家桃树的枝。我不久前折的。现在送给你。”
     王耀看着眼前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可爱啊。忍不住要揉姑娘的头发。最后还是忍住了,伸出的手折下了他们身旁桃树的一根桃枝。递到了林晓梅面前
        “当做回礼。”青年眉目温润地看着林晓梅,明明是平常的带笑,在这幅面孔中却带着一份令人心动的感觉。
         林晓梅抿住下唇,唇瓣变得更为红润。她伸出手接过桃枝,什么话也没说。转头,沿着记忆中的方向离开了。
         只是手上握桃枝的手沁出了汗 。
 
陆·
       
      林晓梅坐在花轿中,她盖着红盖头,眼前是一片红,只有颠簸时会稍微看得见外边 。
      双手放在膝盖上,手中握着苹果,寓意平安。
      林晓梅悄悄在袖中藏了那日的桃枝 。
       已经枯了,林晓梅从袖中拿了出来,手指抚了上去。
       她闭上眼睛,细细感受轿子的走向。
       越来越近了。
       这枝是枯了,而树还在 。

——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