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2017方王24h/16:00】我暗恋的人居然和我抢学生!

——祝方士谦先生生日快乐!

——题目很迷是我的错,而且和本文没啥关系,图个乐子。

00.
    学校后门那条街上,开了一家花店。
     据说花店老板很帅。
   学校里有很多女孩子都跑去看看。
      回来的时候一手抱花,嘴里还不停念叨:老板真帅。
    所以这家新开的花店生意一直很好,而且越来越好。
  

01.
   方士谦最近有点愁,哎呀,最近学生都在说那个花店老板。搞的学校小王子方士谦方老师失宠了,地位一落千丈。
    愁啊。
    我说你们这么关心那个老板,怎么就不关心一下自己的成绩呢?
    愁啊。
    长得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优秀教师方士谦看着这次惨淡的月考成绩,愁得头发都掉了。
     正当方老师在办公桌前满面愁容时,上课预备铃响了起来,瞄了一眼课程表,没课。继续颓废。
     这时桌上手机振动了一下,同事 一条短信发来:
    老方啊,我有事请假,帮我替一下课,二班的。
     你咋不早说呢?!方老师如是想,一定得告诉级长,再怎么的也要骂一顿,最好扣分。心里恶毒地想着,手上却麻利地收拾好课本教案,快步走向二班教室。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所以人都在看书。天花板上的吊扇在尽职尽责地转着,底下是翻动书页的声音,课室里弥漫着一股学习的气息。方老师站在门边,感到很欣慰,看看,我的学生多努力!怎么这次月考这么差呢?算了算了,一时失手,他这样安慰自己。
      屈起手指在门板上敲了敲,几声“咚咚”让学生抬起头来。方士谦清了清嗓子:“你们郑老师请假,和我调了课。”接着几步走上讲台,开始授课。
      一整节课下来,底下的学生都在乖乖听课,这让方士谦感到惊异。没理由的,居然一个开小差的都没有!我可能是教了一个假的班。
      难道有人知道这次月考成绩不好,怕我罚所以特别认真听?用来讨好我?方老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惊恐。
      答案很快知道了,没等方士谦跨出教室门,就听见班里的女生说话:“你们说今天王老板会送出什么?”
  “说起来真让人期待,就是不知道王老板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英语啊?每天都是问英语的,我最讨厌英语了……”
  ……等等这位同学你英语老师我还没出去呢你就这么说,我会很伤心的。不对,王老板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哪听过来着?
     边走边想的方老师连路也不认真看,直接撞上了办公室的门,在清晰感受到疼痛的一瞬间,他记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花店老板的名字嘛!
      方老师的心里突然百感交集,我可能要去谢谢那个王老板。
    真的,不骗人。
  

02.
      下午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天却不是阴沉的,隐有阳光在远处。  一把把伞从教学楼里出来,雨珠落在上面,沿着伞面弧度滑下。
       方士谦也在这些伞中间,撑着一把深蓝的伞,看着天色逐渐变回原来的浅蓝。心说这天气还不错。
    出了校门左拐是方士谦回家的路,今天他选择了右拐。反正绕一圈也能回去的。也不过走多一两千米。
    平常回家也是要走两三千米的啊!
     可能是现在下着小雨而且天边已经有金光镶在白云边上的文艺气息给了方士谦力量吧。
       有雨必有风,一如现在雨的温和,此刻的风也是轻柔的,像一段异常柔软的嫩绿绸带擦过你的耳侧,只留下一丝残存的温柔。
       一步步往前走,不知前路何方,只希望能看到一个姑娘抱着花 ,怀里花开正艳。
    方士谦迈着步子,慢悠悠地走着,一直往左走,走得差不多了,就到了一个丁字路口,再往右走。往前走几步,就是学习后门的街了。
       街上有很多店铺,大多是饭馆,文具店,面包店之类的,还有两三间间小超市。在这些生活气息浓重的地方,街尽头的小花店就很显眼了。
      看起来像一朵白花在满目的红花黄花中,脱俗出尘。
         

   这就是王老板的店了吧。方士谦看着店门上挂着的小木牌,木牌上刻上着几个用绿色颜料涂上去的英文字母“Flower”,这名字也起得太不走心了。
        店里面人很多,大多都是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女孩正当青春烂漫的时候,喜欢花花草草不足为奇。从玻璃店门看过去,里面一清二楚,方士谦人高,透过玻璃门看见小女孩都围着一个男人。男人在说话,脸上带着笑,周围的小女孩也都因男人的话语小声地笑着 。其中有不少人是他的学生。
    居然和我抢学生!
     真令人感到害怕。人民教师方士谦今天心情再次复杂。
   我觉得我有必要进去看看。
   方士谦在门外,距离里面有一段距离,而且那男人的脸又被一些吊兰垂下的叶子挡住脸,看不清楚。方士谦粗略一看只觉得这人有点眼熟,稍微侧着身子从玻璃门最边的一条缝里,方士谦终于看清了那位王老板的脸。
      王老板有一双好看的手,手指修长,节骨分明。人长得好看而且肤色白,又不显得弱气。和方士谦的感觉是不同的。方士谦是那种一看就很帅很惊艳,带着一点锐利的,和王老板的沉稳截然不同。现在很多女孩都喜欢这种安静温柔的男性吧。
      一本书打开摊在王老板腿上,吊兰叶子挡住了窗外阳光,只有点点落在书页上,书页上的细碎光芒衬得书页上那只白净的手白得不可思议。
    只看了一眼,方士谦就把身子放直,他转过身,背靠门,用手轻拍上胸口,做了几次深呼吸,使自己放松下来,最起码不要那么紧张,跟个即将看到高考成绩的高三毕业生似的。
    越想平静心就跳得越快,心里好像有什么猛的往前冲,是要冲破肌肤出来。
     这王老板他认识,是小他一届的师弟。而且,方士谦心里有个关于他的小秘密。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方士谦小声嘟囔一下,抬手看手表,也快到五点半了,该回家了。刚刚的小雨早就停了,方士谦拿起身边的雨伞准备往回走,就被一把清脆的女声叫住:“咦,方老师?”
     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息迅速蔓延,方士谦为人师表肯定不能不回应,只好转过头来,跟往常一样笑着跟那位女生打招呼,你好。
     “老师怎么在这?您平常不是往学校左边走的吗?”
      这位同学你怎么这么能找重点呢?怎么平时做阅读理解没见你得过高分啊!
     “我随便走走,散散步。”方士谦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在不住希望这位学生快回家,他不想引起店主注意啊!“同学你怎么还不走?都快五点半了。”
     女生手腕上也有一个表,她看了下,时间有点紧,就连忙跟方士谦道别,脚步匆忙地走了。
    方士谦在心里长叹一口气,拿着伞,也跟那位女学生那样匆忙离去。
      
   王老板坐在店里,看着方士谦走远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

03.

   回到家,方士谦发现他一开始去花店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像个漏风的气球,泄气了。那我还去个什么劲?!
     就算看见了老同学, 日子还是得照样过。方士谦依旧是一名人民教师,依旧要勤勤恳恳地浇灌祖国的花朵。随着期中考试即将临近,学生的心也要忙着应付考试,也少人放学到处去玩了。所以近来方士谦都没怎么听过王老板的名字。
    当然,不是没人提,就是一个很久没听到的,又有点特别的名字,突然被提起,被忆起,难免会有些不适应,想避开的。最后那句是方士谦自我安慰加上去的,不算数的。
    等到期中考试改卷完成,方士谦如释重负,心想明天再统算成绩。趴在桌上歇息的空隙,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很久没见了,毕业过后就没见过,也有四五年了。怎么突然就来了呢?方士谦有了个想法,念头连个影还没有就直接被掐灭。不可能。他立刻排除这个想法。人刚刚有这个想法时精神了一点,又瞬间萎靡下去。在旁边教龄十多年的同事以为他为改期中试卷工作量大而不振,就跟他絮叨一下,大概是小方啊,要习惯这些事之类的话。
    搞得方士谦都不好意思想自己的小事情了。
   在学校没空,在家总是有空的。在床上躺着,还没睡着的这段时间最容易想东想西了,不可避免的,方士谦想到了那个人。

       “你好,我叫王杰希。”对面的少年伸出手有点老成的跟他打招呼。
      方士谦看着他那正经的样子,有点好笑,想揉一下他的脑袋。看着对面少年略微蓬松的头发,方士谦想:一点很软。心里在想些有的没的,脸上却装出了一份正经样:“你好,我是方士谦。你可以叫我方师兄。”
      这是八年前他们初见的时候,王杰希当时是大一新生,还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来的。方士谦已经是在学校混了一年的油条了,出来跟同届的迎接新生。
     刚一来到校门,方士谦就看见了站在一边和别人不太一样的王杰希。怎么不太一样呢?方士谦回想了一下,就是觉得他一个人孤零零在那有点孤独可怜,又有点倔吧。于是他走了过去,问他要不要帮忙提行李,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后来方士谦就没见过这个师弟,不过还是有听过关于他的事的。毕竟入学就很出名了。
   方士谦当时在一个社团当副社长,社长跟他说我就快实习了,这社长的位子我也有了人选,你帮我好好带他。
   方士谦答应了,第二天他就看见社长带着王杰希来了。
     突然就有点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对王杰希的好印象全没了,方士谦有点不喜欢新社长。全社都知道。新社长王杰希没说什么,照样带领社团和其他社争奇斗艳,跟起他社抢新人,有时搞搞活动。方士谦不喜欢他是一回事,但是方士谦不会做不利于社团的事,那就行了。王杰希当时真的是这种想法的。
     社员每天都看见副社长天天烦社长,社长耐心地说滚。
    有些曲子你乍听不习惯,多听听也觉得好听了。这叫磨耳朵。像社长和副社长,在一起做的事多了,人也就看顺眼,得多磨嘛。
     副社长依旧在每天烦社长,社长也在耐心地叫他滚。事情似乎没变过,似乎又有什么变了。
      方士谦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感情的,可能真的就是日久生情吧。天天对着这个人,哦,顺带提一下,王杰希后来住到方士谦那个宿舍去了,宿舍有两个人时常不回来,基本就只有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在宿舍。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反而喜欢这样。还想要不一辈子吧。这可真要命。
         当时方士谦也是躺在床上,用手臂遮住眼睛。
         这不行,这都些什么事。方士谦躺着,回想起和王杰希相处的点滴,想起了,王杰希大二的那次生日。
     那天生日,本来是打算几个人庆祝的,因为王杰希临时有事就说改天再来吧。
     方士谦心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在意生日呢,那是你诞生于这个世界的见证好吧。方士谦作为师兄,好心地买了个小蛋糕回宿舍。等着王杰希回来 。
     王杰希这崽子干嘛呢!这么晚还没回来,这是方士谦等到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之前最后一个想法。等他迷迷糊糊醒来,惊悚地发现王杰希坐在对面托腮看他,他买的那个小蛋糕的蛋糕盒已经被打开了。
       “那个,”他挠了挠鼻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等人等睡着了,“祝你生日快乐。”
      王杰希看上去很累,白皙的脸上,眼底的乌青在白皙的脸上很明显,他勾了勾嘴角:“谢谢。”
      然后就是跟平常生日一样,点蜡烛,许愿,切蛋糕,吃蛋糕。
     许愿的时候,王杰希看上去不打算做这个。方士谦劝他:“许个愿吧。没准能实现呢。”
    王杰希点点头,双手合十,看上去很虔诚地许了一个愿。
        许完,他看了眼方士谦,就开始切蛋糕。
       那天的蛋糕没有吃完,两个人都很累,只吃了一点就睡死过去了。用他们舍友的话说就是:我一回来,就看见你们跟个死人似的!还手牵手!
      手是怎么牵上的,方士谦不知道,也没理他。
      后来,就是两个人关系似乎变了,又没变。倒是更了解对方,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是知道你想干嘛。
          
         等到大四了,方士谦才明白,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师弟,到底是为什么?他不知道,就跟他之前猜想的那样,大概是日久生情吧。
     那王杰希呢?他怎么想?
      方士谦大四了,也要考虑未来了,他把这些事暂时撇下,想着等自己再大些,再来看吧。
      可是自打知道自己心迹以来,方士谦就更加关注王杰希。这不行,一毕业,他就飞去其他城市,不告诉任何人。
      他也收到过很多人的询问短信,其中有王杰希,他都回复了:我很好,我要去游荡了,不要太想我。他给王杰希的回复多了几个字:来找我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发了这句,后来想想,应该是脑子抽风了。
       

     事儿多,人一遇感情就会变得易躁。方士谦深谙其中道理。
     他选择相信王老板是来找他的,不是也说是。
      现在他天天都跑去花店那转悠,就是不进去。
     有时在门上看,有时用街对面店家的玻璃窗来看,一旦王老板往他那边看来就溜走。过一会就回来。
      真是无聊又幼稚,但方士谦乐在其中。
      他这么明显的动作连学生都知道了,王老板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王老板一直都装作不知道。
      另外,方士谦通过这段时间的蹲点观察,发现这个王老板很会做生意,还准备一些小礼品给顾客,不过要回答一些英语方面的问题,或许是某些语法,又或是一些单词。方老师开始考虑这个做法,还是算了,他没这个本钱,准备小礼物。

        这天方士谦又来偷看,王老板恰巧站在花店门前,给外面花圃的花浇水。王老板人也高,跟方士谦差不多。也有一双大长腿。站在那特别养眼。
     方士谦站在对面,手摸着下巴,仔细地看着对面人的一举一动,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结果王老板就看了过来,还走了过来。
       等到人靠近,方士谦反应过来,吓得一个激灵,直接拔腿跑路。徒留王老板一个人默默把抬到空中准备打人的手放下。
         

04.
      这人怎么这么怂呢。
      这是王老板的想法。我人都走到你面前了,你居然溜了!
      王老板心里也跟方士谦一样,有个小秘密 ,是关于方士谦的。
     那次初见,他觉得面前这个高高的师兄,真的很好。那天像是要下雨,天空阴沉沉的。天气闷闷的,感觉很不舒服,他一个要拉很多东西,不好拉,有点烦。
       就有一个长得帅的师兄帮他,还是那种正式的打招呼,他很满意。可惜后来没怎么见过。
     直到被林师兄带进社才见到那位方师兄。然后就是方师兄形象崩塌了,这人怎么这么像个小孩啊!
     后来两人一路磨合,终于看顺眼了,又遇到那个蛋糕事件。
     那天王杰希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还是偷偷趁舍管不注意回来的,幸好没被捉。
       他以为宿舍的人睡了,没想到看见桌上趴着个方士谦,面前还有一个小盒子,他走过去打开,是个小蛋糕。盒子旁还有小叉子小碟子和刀子。
      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就等着方士谦醒来,许愿时,方士谦要他许愿,他是不信的,可是看到方士谦坚定的样子,也就许了。许完回过头来看,就看见那人好看的脸上是得意的神色,像是看个跪地赞扬军师的将士。真奇怪。
      至于手是怎么牵的,他还真不清楚。
     

   之后的日子也是照常过,直到方士谦大四,他一毕业就跑了,王杰希当时候有点生气,好像有点理解方士谦当时对林师兄走的生气了。
    你怎么能不告诉我!
     他问了很多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也发了很多条短信,都没有回音。
     后来他收到一条回复:来找我吧。
     心中冷笑,妈的,老子找到你就弄死你,还“来找吧”!
     但他还是找了,找到了。他还花了心思,用了点小计谋把他骗过来,不然方士谦家在学校左边怎么回来他这家在右边的花店啊!
      但是那个人很怂诶,连面对面都不肯。
   王杰希又有点生气了,你要不来,我自己去。

05.
        今天周六,花店的顾客也少。王老板坐在花店里的藤椅上,悠闲地翻着书。藤椅旁有张桌子,上面有两杯茉莉花茶。
        有一道视线投了进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王老板伸手拿起桌上其中一杯茶,向着门外:“怎么,师兄不来喝一杯茶么?”

06.
  最近二班的学生发现方老师的心情特别好,走路能跳起来,可能是我们英语成绩提高的缘故吧。再也不用担心上课措不及防被点名了,哈哈哈哈。flower

  街角有家花店,老板很帅。
   有时周末会有另一个大帅哥来帮忙。
  因为有帅哥,店里的花又好,店里顾客就比较多。
  花店的生意越来越好。

     

 ——End——

 

后续:

一个周末,店里没人。

方士谦:诶王杰希你为什么要给这个花店取“flower”这个名?真难听。

王杰希瞥了一眼方士谦:这不大学那会我说要开花店,你就喊一定要叫“flower”,我说土,你死活不肯,简直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方士谦听着低声笑了出来。


【揍人走私信,谢谢您的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