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方王】情书

——现prao架空,小短篇
——典型的文不对题。
00.
       一封信放在桌上,四个角都已经被磨平,没有一开始的锐利。
      王杰希靠在桌边,拿起这封信,手在封口处停顿许久,最终没有打开。
       想了许久,没把这信丢回抽屉,好像让它暗无天日太久了也不太好,就顺手把它塞进包里。
 
   01.   
      4:00PM 
        电子钟上显示这个数字,王杰希瞟了一眼,拿起身旁的包,走出家门。
        他要去参加一场婚礼,以宾客身份去。他只打算去蹭一顿饭,跟新人道个喜,顺便把份子钱交了,想想份子钱的金额,有点肉疼 。
        下午午睡前是打算定闹钟的,后来一想,算了,也不会睡太久,也就没定,幸好能醒来,迟到就不好了。
    家离酒店近,王杰希决定走过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看着这个背影,王杰希一时拿不定主意是要悄悄吓他一下,还是绕到那人面前打招呼。脑子里在纠结,身体却诚实地来到那人后面,眼见手即将拍到那人肩膀,王杰希还是迫使自己绕了个弯,对上那人的脸。
    刚想说一句好久不见,又发觉不对,明明前不久才见过,在超市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面对面站着,相顾无言。
      还是那人率先打破沉默:“好巧,你也来这。”
     王杰希看着那人手上红色的婚礼请柬,心道:屁,你小子不就是和我一样来喝喜酒的么。巧个屁!嘴上却顺着对方的话:“是挺巧的,要不一起?”
    “行啊。上次跟你见面也没说什么,今天借这个机会好好说说。”那人伸手搭上王杰希的肩膀,笑嘻嘻地往前走。王杰希推开他:“去去去,大夏天的方士谦你不嫌热我还嫌呢!”
    方士谦低下头笑笑,把手放了下来。两人并肩走着。夏日清风阵阵,吹得路边树荫摇摇晃晃,发出沙沙声响。
 
  很快,两人就到了酒店门前了。
    王杰希站在酒店门前,  本想拿过方士谦手上的请柬来看看,手伸出来不过半个身子的距离就收了回去。还是打开包拿出自己的那份。
     方士谦侧过头对王杰希笑着:“这么麻烦干嘛?”他扬了扬手上的那份请柬,“看我的就行。”
     王杰希和方士谦都已经三十几了,方士谦看上去仍似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岁月似乎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看着方士谦带笑的脸,王杰希一下子恍惚了,仿佛回到以前。

02.
      大学时期王杰希和方士谦是一个专业的。方士谦是王杰希学长。 两个人不像平常人想的和睦相处,反倒是天天斗嘴,日常互怼。
     对此,作为王杰希室友的A和一位作为方士谦室友的B表示:他们两个要是一天不斗嘴我就怀疑他们的真实性。
       王杰希和方士谦共事过,期间的摩擦时常让同组成员感到惊慌。最后平平静静成功地完成了任务。
         都是带着满腔意气的青年,在交流中锋芒相交也没什么,倒是带上了朝气蓬勃新一代的气息。
        除了共事,两个人作为本系品学兼优,长相英俊过人的人,收过不少情书。有时会孩子气地私下比比。时常会有“哈哈,我比你多!”“你人气不行啊。”之类的话出现。
         无论男女都钟爱一种游戏真心话大冒险,王杰希和方士谦还有其他人一起玩过。方士谦和其他人玩输过一次,要写情书给手机最近联系的第一个人。
        方士谦满口答应,他记得自己上一个电话是校花的。
      等到摸出手机看却是王杰希,他怎么忘了,他才打过电话让在外面的王杰希带吃的给他才开始和其他人玩的 。话都说出来,这下子没法后悔了。
        方士谦决定偷偷塞给王杰希不要让他发现,还要改字体。
         后来王杰希收到了这封信,才开看过,也没丢。
         此后无风无浪,还是跟以前一样。
        到了毕业,虽说还会吵嘴,却也不似一开始那样。
          “哎,王杰希你去哪?”吵完后,略微疲倦地瘫倒在草地上,方士谦看着瓦蓝天空上飘着的几朵白云,问身边的王杰希。
        王杰希也在看天,草地的草擦过他的脸怪痒的:“留在这。”
         “哦,”方士谦简单的回了一句,又开始说:“我打算出国”。
         王杰希停了半响,偏头看他,看到方士谦的侧脸:“去哪?”
          “不知道,大概英国吧。”
          王杰希没再说话,从草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粘上的草,顺手把方士谦也拉起来:“走。”
        “去哪?”
          “打本,你走不走?”王杰希回头看他,逆着光,王杰希的脸的轮廓更突出。
          方士谦两三步来到王杰希身边,搭着他的肩:“走走走!”

03.
         酒店门口就有人在门口接待,一位长相清秀的女生笑吟吟地收下王杰希和方士谦拿出的两个大红包,递出了一份小礼物,向酒店里面指路。
          王杰希感叹一下生活费又少了,和方士谦并肩一同顺着女士所指方向走去。
        婚礼是露天的,一条红毯一直铺到场地尽头,王杰希没细看一脚踩上了红毯,方士谦也是。后知后觉带着点慌张意味地走到旁边。
      方士谦笑道:“王杰希你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跟毕业时那样。”
        他们毕业没多久就有个哥们跟女朋友结婚,王杰希也是和方士谦一起去的,还是如今天这样的状况。
        王杰希笑笑:“你不也是。”
        “也是,说明我俩还年轻。”方士谦挠了挠头随便挑了个比较偏的位置坐下。
        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把包放到腿上,手指在包上无规律地敲击。
         方士谦注意到这个小动作,是王杰希无聊时就会做的,没想到多年过去还是没变。说来是自己变了吧。接着低声轻笑。
       王杰希被这一笑惊到:“你干嘛。大白天发什么疯。”
         方士谦打哈哈过去,起身找其他人。王杰希坐在原味不动。
        许久无人来到他身边,鬼使神差地他打开包拿出那封信。刚想打开来看,方士谦就回来,扯着他讲他刚刚见到的人,也没有看王杰希手上的东西。
       一时间放回去反而让人好奇,王杰希眨眨眼睛。拿在手上。
    
04.
        婚礼没什么新意,跟以前王杰希去过的差不多。蹭吃又不饱。到底还是不怎么爽。
      婚礼结束王杰希和方士谦同路走了一段。
       “王杰希我跟你说我这次看见了XX,他现在……”方士谦显然很高兴,他不久前才回来,太多人太久没见,他要找人倾诉。
       王杰希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时不时补充一两句。
         末了,方士谦跟王杰希说了自己写情书的那事。
         “我知道的。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会找人代笔么?你的字很好认。”王杰希直视前方,脚步停了下来。
         “我有努力改字迹了!哦,对了,今天你手上那封……”
          “那是我自己写的。”方士谦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杰希打断,他的声音清冷又带着坚决。
         方士谦不再接话,他又说:“你还不知道我在哪吧。我带你去看看。”
          王杰希软了下来:“嗯。我也想看看你小子那地方能住人不。”
        于是两个人转头往另一个方向去。
         路灯还没开,天色却是暗了下来。还好,前面的路都好认,方士谦几年不回来,B市变化再大 也还是有些没变的。
        有些人也是。
         还没到方士谦租的地方,路灯亮了起来。眼前是一片明亮。
 
      Fin.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