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顾青

千金难买我乐意

随便搞搞

搞的一概没有后续

【瞳耀】馄饨奇缘

——元旦快乐

——瞎瘠薄写,大家瞎瘠薄看

——真不会起名

    01.

       猫舌怕烫。平常人觉得温热的水,猫舌碰到了也会微微皱起眉头,带着点受欺骗气忿,一双眼睛瞪过来却无半分恨意,只觉可爱。大概是像猫一样,委委屈屈又凶巴巴的眼神,实在讨人喜爱。

白羽瞳很怀疑展耀是不是猫,要不然他怎么不怕烫,埋头在一大碗馄饨里,筷子上下飞舞,一个个小巧,馅料十足的跟流水线似得送进口中,咽到肚里。

     刚出锅的馄饨热气腾腾,青翠的葱花在清汤上被白雾遮住,只有低头凑近碗沿,才能看见漂浮着稀碎青色。吃馄饨讲究的是现做现吃,要的就是出锅入口的顺滑与沁入心肝脾肺暖意。大冬天里,吃上那么一碗馄饨实在是对自己最好的慰藉。

      正如此时展耀在小吃摊前,心满意足地吃着他念叨着很久的馄饨,白羽瞳则在身边陪着他。

       小吃街上人来人往,白羽瞳不喜这样的环境,无奈展耀喜欢,也跟他一起出来。今年香港的冬天来得很迟,他可以只穿一件短袖出门,甚至于展耀也能披上件外套轻松出门。展耀想吃馄饨很久了,但他坚信,什么时候就该吃什么东西,坏了时令,连吃的心情也不见好了。所以吃馄饨计划被一直拖到现在才在有那么一分寒意的时候出门,去完成展耀心心念念的美食大事。

       展耀刚出门就开始回忆馄饨的香气和鲜美,笑嘻嘻的模样像极了高中生,白羽瞳只能捏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那么激动。

02.

       展耀尝到了肖想已久的味道,在把碗里的食物扫得七七八八时,他抬头看白羽瞳。

雾气迷上双眼,展耀原本水灵灵的眼睛更是多了几分迷蒙,雾气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变得越来越薄,到最后几乎看不见,云山雾绕的秀丽青山露出了真容。展耀深色的眸子眨巴着,笑意藏在眼睛里,既是满足餮欲的猫般灵敏狡黠,又有看挚爱的纯净真诚,一点都不想做什么,只想好好看看。

    白羽瞳也一直看着展耀,看着他埋头苦吃,因热气而被蒸的粉红的耳朵,吃得急而发红的脖子,他的猫儿,外人看来高贵温和,似乎与一切俗事不沾边,实际上呢,却是白羽瞳在俗世中至深的牵挂,是会嚷嚷要出门吃东西的小猫咪。

     展耀很好看,端端正正,小小一口猫唇,唇角微微上挑,似乎自带笑意,是任何人见了都会欢喜的脸。白羽瞳也很喜欢看着展耀,他会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看着展耀,眼神里藏着无尽的爱意和柔情,如果说白羽瞳是一把利刃,那展耀就是他的鞘,他就是变得偏执阴翳,也会对展耀一如既往的柔软。

     他本想就这样看看展耀,不料展耀也看了过来,澄澈的眼睛里有与他一样的色彩和极为浓烈的情感。

周围嘈杂的环境仿佛被按了暂停键,又或者是他们在这张小桌上与外界隔绝了,无论怎么说,眼神对上的那一刻,展耀觉得自己就要溺死在白羽瞳的温柔海里,被这片温暖的海困住,终生都上不了岸,他却甘之如饴。

        白羽瞳本能地伸出手去握住展耀的手,展耀的手很凉,幸好吃了馄饨,不然可能是块冰,白羽瞳的手很热,他好像一年四季都是那么暖,能把展耀的心都暖化掉。

        好想就这样一辈子,没有凶险的案子,两个人平平安安地生活。

       实在是舍不得眼前的人受一点伤害,哪怕再强大也不行。

03.

     “小白,走吧。”展耀吃完了剩下的馄饨。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比之前多了许多,白羽瞳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嘈杂,喧闹,人多,一群人擦过身边,带来的危险不说,还很可能会把他会展耀分开。

他本就是陪着展耀出门,现在展耀说要回去,他还是问你真的玩够了吗。他不想展耀因为迁就他而提前离开他喜欢的地方。

       “够了。”展耀摇摇头,笑着说,“我就是想出来吃,现在吃完就走。”哪有什么迁就不迁就的。

两个人在大街上牵手往回走,有人同他们一个方向,但他多数是往相反的方向走,逆着人流,他俩的手紧牵着,像是有无尽的力量于此。

        他们这一辈子逆流而上的时候太多,早就习惯了,也习惯和彼此一起走。

04.

       人多的时候治安最容易乱,白羽瞳和展耀刚走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一声尖叫:“啊!我的包!抢劫!快来人啊!”

        一个矮而瘦削穿着旧皮夹克牛仔裤的男人,在大街上疯狂地奔跑起来,手里抓着什么,在路灯下闪着光。    

    “什么!哪里?!”

     “快来人追啊!”

     “快报警!”

       周围人在惊讶之下原本慢慢走的步调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的乱走,原本就大的人流一下子涌动起来, 仿佛河里起了漩涡,一切都乱了起来。这样一打乱原来的秩序不但助贼人跑得快,还容易发生踩踏事故,尤其在不算宽阔的小吃街上,踩踏情况几乎年年都有,这会等片警来也来不及了。

      白羽瞳和展耀对视一眼。

     我去追,你在这里。

     你去追,我在这里。

       眼神交流的那一瞬,两个人不由自主地笑了,为两个人之间的属于男人的默契。

      紧接着开始了各自的行动,一刻也不能缓。

05.

     白羽瞳像只饿狼一样追着小贼。

    由于刚才人群的涌动,小贼和白羽瞳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即便是白羽瞳,一时半会也追不上,加上小吃街巷子多,随便拐进一个,就能凭借复杂的地形把身后的人甩很远。要抓的难度大大增强。

       小贼是顺着人流跑的,他跑得快,后面的消息还未传上来,他就一路撞着人,借着自己体型优势灵活地跑过人流。

        看来是个惯犯。白羽瞳心中下了个定论。

        他不再顺着小贼的脚步去追,那太被动了,一抹白拐进了身边的巷子入口。

        展耀这边还好处理,毕竟只有一个人被偷,周围人再怎么乱也不会乱很久。他大声道:“警察已经在追了!”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一句“警察已经在追了”就让很多人安心。接着他向漩涡中心走近,看到有人围着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女子无措地站在原地,眼泪已经从眼眶里落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要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抢她的包。她开始怨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那个小贼,她更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出门。

      恨只恨了一瞬,她便被吸引了注意力,有个好看的男人向她走来,男人不但面相好看,气质更佳,深色的衣服衬得他更为稳重优雅。

      “小姐,请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展耀的声音低沉温和,像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大哥哥 ,让人不由得放松了警惕。展耀亮出自己的证件,跟她表明自己是警察,已经有一个同事在追了。

        女子点点头,小声哽咽道:“我包被抢了。呜……里面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呜……我就跟那走着,就感到我的包被什么拽着,呜……那个力气好大,我差点站不住呜……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没等女子讲完自己被抢的经过,附近的片警赶到了,展耀跟他们叙述的事情的经过后 也不再参与。周围人在见到展耀的证件,见到有警来得这么快,心里也莫名安心了不少,既然有警察在,那就不用自己操心了,也开始散开,有不少人选择回家,毕竟没人想做第二个被抢劫对象。女子无力地靠在墙上捂着脸,有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透过指缝传出。

        “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拿回你的包。”展耀耐心地安抚这个情绪不稳的女子。他做起的他的本职工作,也不算本职,不过他的知识储备也能用在这里。

       他专心安抚着女子,在女子情绪平稳下来后在两个片 警的带领保护下陪她一同去了附近警局。其他片警则沿着小吃街继续去追贼人。

       展耀坐在分局的椅子上,两手撑着脑袋,等着白羽瞳的消息。

        小白,我的任务完成了,你的呢?

      06.

        小贼拐进一个巷子后,脚步慢了许多,他早就没看见后面追他的人了,他在这里这么多年,对于这些巷子要怎么利用,自然是得心应手。后面追他那个人太嫩了,不过看他的衣服,应该是非富即贵之人,惹不得。他拿着手上的包,摇头晃脑地走着, 一派闲适模样。

       突然腿上一痛,有什么重物扫了过来,似乎挟带着千钧之力,他一下子吃痛跪倒在地。手也被绞到后面。

     “咔。”金属咬合的清脆响声在幽静的巷子里回荡。

      “老实点!”

        他被人提着领子拎了起来,被提着向巷口走去。他眼里的黑暗越来越少,已经快到巷口路灯所能照到的地方了。

        抓住他的人自然是白羽瞳,白羽瞳打巷子跑进去后料到这个小贼会轻敌,速度会慢,碰巧的是,这小吃街展耀和他中学时期常来,以前什么样记得。在警局工作这么久也来过不少次,身为警察他知道小吃街里有许多可以做些龌鹾事的地方也早早摸清了这里的情况 只是这里面的水深,他一个人动不了。也因为熟悉,他才能利用小贼那点松懈心,追了上来。

       托那只猫的福,我才能这么快抓到。白羽瞳难得分心去想事。

        只是这一分心差点要命。

        一道寒锋冷不防从后面袭来,要不是白羽瞳反应得快,差点被刺中。他侧身一避,手上紧紧抓着小贼,“你们可真讲义气。”白羽瞳冷笑一声,直接把小贼拷进巷子里房屋的水表杆上,幸好这些老屋有点年纪,屋外链接旧水表的铁杆还在,也够他整半天了。

        拿刀的人狠狠剜了小贼一眼,一步步往后退,他可不想被这个人抓住,只觉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这个男人有野兽般的心!绝不像他身上的一身白那样简单!

        白羽瞳也不敢轻举妄动,他没想到这个小贼还会有人救他,或许这会是一个组织,那他一个人怎么对付过来。

        两人僵持着,忽然拿刀的看了一眼小贼,转头就跑。

       白羽瞳更不好判断他是去找同伙还是独自逃跑了,凭着直觉,他追了上去。

07.

        展耀看见门口和片警一起扭着两个人的一身白时,松了口气,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下了。他不是不信任白羽瞳的能力,他只是担心,他跟白羽瞳共事那么久,见过那么多恐怖,甚至灭绝人性的犯人,他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怕事 一发起疯来硬拼,还真不好说。尽管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这时他忽然如那个女子一样开始怨恨起为什么要出门了。自嘲的笑笑自己,真是,太爱这个人了。爱到每一种可能都会想到,为这些概率极小的事提心吊胆。

        白羽瞳衣服沾了不少灰,他嫌弃地拍拍衣服,抬眼看展耀。

        展耀也看他,他俩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看,确定对方的平安,就已让人感到满足。在这种刀尖上行走的一线工作,实在是害怕,哪怕展耀会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也会怕,怕就差那么一点,展耀就受到伤害。

       “小白,你没事吧?”回到家,展耀见白羽瞳一路上沉默不语,担心地问道,他知道白羽瞳独自去追那个拿刀的人,也平安回来了,但他心里也如白羽瞳那样不明白如果不是组织为什么拿刀的人一开始要暴露?那个小贼很重要吗?

      “猫儿,我怀疑这后面有事。”白羽瞳说出了他的困惑,收到展耀原来如此的神情。

       “那就去查呗,反正这片没那么太平的事大家都知道。”展耀放松地躺在沙发上,今晚的事,真是颇为惊险,不过相比于之前经历的算是小巫见大巫。展耀全当做个运动锻炼了,他没做过什么事,反倒是小白跑了一晚。

    “哪有那么容易。”

      “那就让他变得容易,引他出马脚。”展耀的眼睛全无在分局安慰女子的沉稳,满满都是遇见猎物的兴奋与狡黠,他舔舔唇,一晚上没怎么喝水,渴。粉嫩的小舌滑过相对干涩的唇瓣,唇瓣也变的水润起来,像极了一只富有攻击性的野猫。

       怎么能说展耀不像猫呢。

        白羽瞳笑了,绷了一晚的严肃破冰:“行,就让他们自己露马脚。”

       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柔的轻吻。

       展耀说:“一起。”

——fin——

评论(8)
热度(122)

© 十心选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