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方王/王方—喝奶吗!】【00:00】 长路漫漫

 长路漫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01.

     小区楼下有条小路,小路弯弯曲曲地通向一个花园,花园里常常有一堆小孩子来玩。花园里除了那几个亭子,花草木以外,就没有别的了。真让人好奇那些小孩子怎么玩得了那么久。

     不过,这样看上去也似乎挺好的。孩子稚嫩的声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像山间的清泉,只需用手掬起一捧,轻轻泼在脸上,清凉霎时蔓延至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适。那条小路是通往小花园的唯一通道——小花园被灌木丛围着,小路弯弯曲曲的,又窄,有点像童话里的森林小道,只是缺了那些高大的茂盛的树。

     方士谦每每看到此景嘴角都会微微上扬,心想自己也有个孩子就好了。看着一个小家伙在自己的眼中一步步长大,内心会有多满足。现在是傍晚,夕阳的余晖轻柔的洒在方士谦身上,一层金光笼罩住他,他与世界界限也变得模糊,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入其中消失不见。王杰希下意识地抓住方士谦的手,抓的紧紧的。“嘶!”方士谦被王杰希这样抓地手都痛了,皱着眉头问:“小队长,你干什么?!”

     王杰希讪讪地收起手,下一秒却又轻轻握住。虽说握得有点松,但是方士谦不用力也挣脱不开。作为恋人,方士谦自然明白王杰希这样做的目的,他反握住那只手,用另一只手轻拍王杰希的手,示意不要紧张,放松点。他凑过去,在王杰希耳边吐气:“没事的,小队长,我在呢。”

这样的轻声细语,加之刚刚的小动作,让王杰希渐渐放下心来。方士谦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几缕夕阳透过云层打在方士谦身上,明明已经是即将消失的阳光了,却让人感受到正午的炽热。手被他牵着,手心里传来一股暖流,现在是深秋,这股微小的暖流,自掌心一直顺着血液流淌进他的四肢百骸。

     感谢上帝,让你来到我身边。

 

02.

     方士谦又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小队长,我们还要在这站多久?我觉得咱爸咱妈会等很久了。”

     王杰希有些诧异:“咱爸妈来了?我怎么不知道?”他微微眯起眼睛,问:“该不会是你故意的吧?”王杰希的话语里带着一丝质问的感觉,又带着点问小孩的感觉,像极了当初在薇草,方士谦大晚上带一群小盆友偷溜出来,被王杰希训时的语气。真怀念当初在微草的日子啊,正是因为微草,我才会认识小队长。方士谦想着,牵着王杰希往家走:“小队长,快走吧爸妈估计已经到了很久了,再不走就要挨骂了。”

     虽然现在回去也会挨骂,王杰希低着头,笑了。真好,遇见到你真好。

     回到家,四位老人一下子凑上来,关切地问:‘’怎么这么迟?路上塞车啊?我跟你说北京太堵了……”王母温和地说:‘’快让他两进来吧,堵门口多不好。快来吃饭吧,都累了一天了。”大家一起进了家门,聚在饭桌旁。桌上摆着王杰希和方士谦喜欢的饭菜,可见四位家长的用心。

    “来来来,来吃饭啊。你们两个孩子,净站着干什么?站着好玩?”方母开玩笑说道。

     “好的。”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相视一笑,乖巧地坐了下来。

     “那个,杰希,多吃点啊。这可是你妈和亲家母一起做了很久的了。都是你爱吃的。”王爸席间说道,带着一点训斥孩子的语气。

      真是,小队长的严肃原来是基因遗传问题吗?方士谦这样想着,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笑出了声。

      “士谦,你这孩子,你怎么还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学学人家杰希。稳重点。”方母微微皱起了眉点头。

     “是是是,我要稳重点。”方士谦打着哈哈过去,“小队长其实也没你们想的那么稳重嘛。是吧?小队长。

      王杰希正在埋头致力于吃饭,闻言抬起头:“好好吃饭。我至少在便面比你好多了。”

     “哇,小队长,你不至于这样对我吧?!”方士谦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噗嗤”桌上所有人都笑了,包括一向严肃的两位爸爸。真是都那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孩子,那么天真,那么地无所畏惧……现在饭桌上的其乐融融,彼此夹菜给对方,向家人一样,开着无伤大雅,不着边际的玩笑,母亲在讨论属于她们的话题,父亲在一旁谈论着最近的股票,新闻,自己则和爱人一起,静静地听着。偶尔父母会有小吵一下,那自己就当和事佬。没多少会,气氛又是那么的温馨。

     这样的,普通人的平凡的幸福,早在几年前,是不存在的,甚至是不可能的。

 

03

      那时,方士谦刚刚和王杰希一起跟家里出柜,遭到了强烈的反对。当然了,没有谁会愿意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心头肉成为一个同性恋?而且这些行为会受到社会上的较为偏激的舆论——尤其自己的儿子还算是公众人物。这样的事会给儿子的生活带来多大影响?这是不可估计的,甚至还会有极端恐同分子的伤害。其中的后果,没有人可是想象,也没有人可以保证没有伤害。再者,中国家庭传统观念里,儿子是一个家族的延续,是整个家族的命脉,要是,不能传宗接代,整个家族就算断了。

     “士谦,你绝对不可以和王杰希在一起!你知道这对你都多不利吗?你有想过后果吗?”方母一听到这件事,第一个反对。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

      “妈!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方士谦当时年轻气盛,紧紧攥着王杰希的手,大声的反抗,脸上因为太激动而爬上两片潮红。

     方母看着儿子的反抗,不是没有心动,没有一个母亲会忍心让儿子放手幸福。但是,但是,这是不可以的!“不可以!”方母高声尖叫着,是让他们在一起,还是当黑脸?两个选项在方母心中纠结,缠成一团,无论方母怎么解,也解不开,她急的逼出了眼泪,她实在不想让儿子受人指指点点,真的不想。她已经老了,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她舍不得,不就算有几个孩子,她也舍不得。

      “士谦,你太胡闹了。好好想想吧。那个,小王,你跟我来。”方父刚说完,就站起身来。王杰希跟上去。方士谦在客厅安慰方母,在王杰希跟上去时,眼神示意:不用担心。王杰希顿时放松了不少。

     方父带王杰希到阳台,此刻是上午十点钟左右,阳光很好,方士谦家在六楼,从上往下看,显得对面马路的车很小,实际上,任何一辆都比自己大,当然,除了自行车。

    “伯父,您这是?”王杰希摸不清方父的想法。

    “小王,大道理我也就不说了,大家都懂。“方父指了指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你看这些汽车车,哪个不比人大?但当我们站在高处看时,它就特别渺小,而人会觉得自己特别高大,是世界的巨人。所有人面对你和士谦的这种情况,所想问题的角度都是这样的高高在上。以至于忘记了本来大家都一样,甚至你所蔑视的的一方比你还要强大。懂了么?”

     王杰希一愣,方父,叹了口气:“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就回屋里去了。

     王杰希有点恍惚,方父,这是什么意思?他同意了么?一瞬间,他觉得原本温和的阳光有些晃眼。

      最后,方士谦牵着王杰希走出了方家:“小队长,不怕,即使我们有很长的路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不怕走不完。”方士谦是笑着的,脸上的指痕却衬得这笑容有些滑稽。

      王杰希感到鼻头一酸,手轻轻地抚上方士谦的脸:“没事的,时间还早。”

      到了王家,结果也和在方家时一样。

      “杰希,你真让我心寒!”王父在最后说出了这话,刹那间,王杰希觉得父亲老了许多。

     在王家门口,“前辈,”王杰感到了迷茫,他抓着方士谦的衣角,“我们该怎么办?”

     “……”方士谦没有回答,他站在那里,低着头,头一次感到迷茫。风静静的吹,吹过每个人的心,或凉或暖,吹过我方士谦的发,方士谦的头随风微微动着,良久,方士谦听见自己说;“我们,慢慢来。”

     当初的治疗之神,一路下来疯疯癫癫的的治疗之神,现在突然安静下来,还真让人不适应。王杰希笑着,眉眼弯弯:“前辈,我们一起慢慢走,一年一年地耗下去,总会好的。”这是最可靠的办法了。

     “好。”方士谦抱住了王杰希,轻轻地抱着,像呵护一个脆弱的瓷娃娃,生怕一不小心摔碎了。

     王家住在一栋房子里,不像方家是住在商品房里,而且一楼有扇窗刚刚好可以看到方王两人。王母在窗前,看着这一幕,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关上了窗户。

      后一年后,第七赛季结束,微草夺冠。方士谦也要去美国了,这是方家父母的安排。说是,如果王杰希和方士谦分开三年,方士谦回来时依旧如初,就同意他们的事。

王父王母没有异议。如果两个人,跨越了时间,跨越了地点,两颗心依旧在一起,那么这段情将会是不可分开的,除非死亡把他们分离。

      在方士谦去美国的前一天,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期间说不上亲热,也说不上不冷清,就像是一次平静的会议,每个人都没怎么说话,这是偶尔说一两句见解,像一群陌生人不这怎的凑在了一起。场面反倒比这还尴尬。

      之前也吃过一次饭,不过气氛一点也不好,很沉闷,每个都各怀心事,到最后还吵了起来,影响也不好。相比这次现在真是太好了,方士谦想着,偷偷地摸上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的手真的很好看,修长,节骨分明,指甲晶莹圆润。皮肤摸上去也有点凉,很舒适。不愧是“魔术师”的手。

     “你们两个,”王母没头脑的说了句,“要好好的。”

     当时,方王两人出柜,虽然有很多人都支持他们,但反对的也不在少数,语言偏激的也有。圈内人虽然诧异,但也接受了,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不过有些人也有寄过威胁信来,着实让人担心。

      也难怪王母会这样说了。“嗯,我们会的。”

不是“我”而是“我们”,这样的自信,让人不由得莞尔。真好啊,年轻的肆意和坦率。那样的令人着迷于与怀恋。未来,那么长,我们有信心一直走下去,不畏惧荆棘与泥泽,哪怕鲜血淋漓也要摘取未来最美的花。

      四位家长笑了,随他们去吧。别人在再怎么说都是别人的事,与我何干?

      一年的阻挠,一年的反抗,三年的分离,三年的思念。没有什么可以分开彼此。

     岁月漫长,人生路漫,不知前路在何方,但我愿意倾尽一切与你一起,去寻找上下四方的真谛。

 

04

    第十一赛季结束,方士谦回来了。

    王杰希去机场接他,两人终于获得家长同意。但是家长的心里总会有些芥蒂。没事,慢慢来,总能过去。

     方士谦回来第一年,方士谦找了份工作,安静地赚钱。每周风雨无阻地和王杰希一起去看望四位家长。

     第二年,经常搞家庭聚会,增进两家家长的关系。同年微草获得第十三赛季的胜利。

     第三年,王杰希退役,也找了份养糊口的工作,开始拾起课本考成人本科。

      第四年,也是今年,两家就像亲人一样,密不可分。

 

05.

     晚饭后,一家人窝在客厅看电视,月光洒在阳台上,洒下一地繁花。方王两人走进阳台,细细回忆往昔,真好,什么都过来了。

      两人十指相扣,不言不语,而彼此的心思却早已了然。

     家人在客厅看到此情,会心一笑,八年,什么风浪都过来了。未来展开新的篇章。

     “杰希,”方士谦认真的叫住王杰希。

    “怎么?”

    “我们每天回家都看见那些小孩子,他们好可爱。要不我们领养一个?”方士谦像个大男孩一样,眼睛里带着亮光,像一只小狗在讨好你。

    “好。”什么也不必多说,只要彼此明白就好。

     我与你相遇,我与你相知,我与你相爱,我与你相携,我与你一起跨过人生剩下的漫漫长路,不断探索未知的欣喜,不断发掘身边的美好,不断地发现人生的价值,不断地意识到自己生命中的核心。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愿与你一起,携手探求。

 

 

 

【作者有话说:感谢你们一路看到底。我知道自己的文笔不好,谢谢你们一直看下去。欢迎捉虫。】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