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喻黄】我的老师

——突如其来的脑洞

01.

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后来中学时考去了g市。在那里,我度过了我的高中三年。因为是从小城出来的缘故,没见过多少世面。刚开始的时候常被同学笑我那糟糕的普通话和英语。

有一次上英语课的时候,英语老师黄老师叫我起来,让我用英语说出自己的梦想。梦想?在当时的我看来是遥不可及的,我随口说我想学习西班牙语——的确在当时我很想学习一门小语种。

全班同学都笑了起来。是啊,我那么差的英语,怎么还有底气去学其他外语。

黄老师笑着,示意他们不要笑:“Every have their dream. we can’tmake fun of other people’s dream also not  qualified. ”他说的时候眼睛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She has a dream, we should encourage her. Ok, let’s go to class.”

这算是我第一次被认可,我感到开心,也感谢黄老师对我的肯定。因为他的肯定,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02.

喻老师是我们的物理老师,他是个温和的老师。我喜欢上他的课,但是对于物理,我是一窍不通。

喻老师是个好老师,我每次问他问题的时候,他都会很耐心地回答我,还问我还有哪些问题是不懂的。他好给我梳理一下。我当时在班里的成绩并不好,是那种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没想到喻老师会这么关心我。

“对了,c同学,我听黄老师说你想学西班牙语?”有一次喻老师问我。他问我的时候眼里带着笑意,看起来暖融融的。

“啊,对啊。”我正纳闷喻老师怎么知道的。就听见黄老师的声音:“文州原来你在这啊。咦,这不是c同学吗?你们在说西班牙语?哈哈,文州我跟你说c同学可是很有志向的,就西班牙语那大舌音我一辈子也学不了。”接着我看见黄老师的手搭在了喻老师的肩膀上:‘文州,走,回宿舍了。’

“恩,c同学你好回去好好看看课本,扎牢基础。少天走吧。”喻老师收拾好东西后跟我说了一句话就跟黄老师一起走出办公室了。

我走出办公室后,站在走廊,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眼睛不自觉就瞥到了英语科组室。奇怪,明明英语科组室在对面楼,刚刚才下晚修,黄老师怎么来的这么快?

 

03.

高二文理分科我选了文科,也就和物理分开了,按理说我应该很少见到喻老师了。但我每次去办公室交作业都能看见喻老师在黄老师的位置上。忘了说了,我在高二时的班主任是黄老师,而我也成了英语课代表。

“小c,我听少天说你英语进步很大,看来你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要好好努力。”喻老师在一次我交作业后对我说,他穿着一件高领毛衣,披着一件深蓝色的外套彼时正值深秋,南方的初秋也不是吃素的,一吹气风来还是很冷的。喻老师手里抱着一杯热茶,杯子上的图案是一个龙猫,看起来很可爱。但是我记得这是黄老师的杯子,而且这外套也有点眼熟,倒像是黄老师穿的。

恰巧黄老师回来了,黄老师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抱着肩,嘴里嘟囔着:‘’文州,我跟你说外面吹风,可冷了。今年秋天怎么这么冷。”

“来,少天,先穿上外套先。”喻老师把披在他身上的外套解下来搭在黄老师身上,动作很温柔,神情也满是柔和,像对待一个珍宝一样。后来我发现,这还真的是珍宝。

我傻站在旁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就出去了。办公室的门正对走廊,风一向这吹来就很大。一出去,我就被秋风吹得爽,估摸着也快入冬了。倒是有点羡慕黄老师有这么贴心的朋友。

 

04.

高三是冲刺的阶段,两位老师也不似高二时有时间相聚了。都在尽力教自己的学生,帮助他们复习,尽量让更多的学生平安度过高考这架独木桥。

我也开始进入了备考期,过起了三点一式的生活。教室里弥漫着碳素墨水的味道,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所能有的时间不多,都在拼命。教室里一下子少了欢声笑语,取而代之的是“沙沙”的笔与纸碰撞的声音。

有时我看见黄老师和喻老师走在一起,也都在讨论关于学生的情况。明明是很正经的事,为什么我总感觉有点不对。

“文州,你还记得我们高三的时候吗?那真是……”

黄老师讲着自己的学生,讲着讲着扯到了自己的中学时代,又开始回忆起来。喻老师就在一旁听着,时不时应两声。动作看上却很敷衍的样子,在我看来却没有一丝不在意。喻老师全程都在很认真的听,他一直是笑着的,眼神也是一片柔情,就这么看着在回忆往昔的黄老师。

倾听从来都是好的,我愿意倾听你所说的一切。

不知为何,我脑中莫名其妙的蹦出这句话来。这句话像是挚友之间的默契,又像是恋人的信任。

高考后,我在别的同学口中得知黄老师和喻老师其实是一对恋人。那么他们之间所有的亲密也就解释的通了。但对于提起这事的同学那厌恶的口吻,我真是十分的愤怒。难道同/性/恋/的老师就不会是好的老师吗?或许,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我不这么认为,黄老师在我自卑时给予我鼓励,也带领我们班取得高考总分全年级第二的名次。喻老师带的班的物理总分是全级最高的。难道就因为他们的一些私事就否定他们的成绩吗?这不公平!但我没有把这些说出来,现在想来,我还要说的比较好。

 

05.

又是一年冬天,今年g市的冬天很冷,几天没出过太阳了,还伴着连绵的阴雨。今天难得出了太阳,而我又恰巧有空。我想,去看望一下两位老师。

我通过以前的叶老师得知他们的住址,今天是星期天,学校不上课。应该不会吃到闭门羹。

当我按下门铃时,心情还是有一点忐忑的,过了快五年了,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喻老师。

“喻老师好。我来看看您和黄老师”我打了个招呼。

老师也显然认出我了:“小c?你怎们来了?快进来。”接着他扭头朝客厅喊;“少天,你看谁来了?”

我心想果然他们一直住在一起,幸好那些流言蜚语没有让他们退缩。

两位老师都是男人,家中也很简洁,家具也看得出用了有些年头了。这样的环境,让我想起我的老家。虽然不华丽,但却温馨可人,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

“哎呦,这不是小c嘛?现在也毕业了吧?”黄老师已经三十七八岁了,但是依旧如青年时一样,朝气四溢。

“恩,我刚毕业,工作回到g市找到一份。”

“西班牙语是小语种,出去找工作可是很吃香的。”

“恩,拜他所赐,我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还是谢谢老师您的鼓励,我才坚持下去。”

“哪里哪里,鼓励学生不是老师应该的嘛。”黄老师害羞的挠了挠头,“我们去阳台吧,哪里有太阳很暖和的。”

走到阳台,有几盆花草。我对花草不是很懂,反倒是黄老师拉着我,一一给我介绍;“这是海棠,是我和文州一起养的。还有这是……”

太阳斜照在阳台上,站久了,整个身子也变得暖洋洋的。看到黄老师在和我滔滔不绝时的神采,我不由得想这么开朗的一个人,怎么会有惧怕?

到了饭点,喻老师招呼我和黄老师去吃饭。菜式很简单,就是家常菜,味道也很好。黄老师像个小孩一样:‘’小c,看到了吧?以后找老公就要找文州这样的,温和,会做饭……”有那么一瞬间,我不是很想呆下去,这分明就是在炫夫啊!单身狗不接受!

但是这样和谐的生活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那一定很多。

离开老师家后,我不止一次的在想,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天大的荣幸?



【突如其来的脑洞,说真的我想喻黄两人在岁月沉淀下来后也会是这样平平安安的度过剩下的岁月。用激情过后的余温来温暖余下光年?】

【另外,我打算把我写的以第三者视角叙述的故事放进一个同tag里,详情戳“旁观者”】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