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你说你要走了,你说你不是矫情的人,不会一走了之。然后你就来告别了。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复习,只是听到别的班响起的掌声时有些许诧异。

      就这么突然地,你走了进来,站在讲坛,似乎有点羞涩,你来向我们告别,你要走了,不再教我们了。你做了个揖,鞠了一躬,离开了课室,走向最后一个你在这间学校所教过的最后一个班。

      还记得,你在第一节课就罚了我们。我们集合的时候动作太慢,吵吵嚷嚷的,结果,你等我们集合好后就说了句;“趴下。”不用说,我们当时是懵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说了第二还是第三次“趴下”来着。反正我们乖乖趴下了。

       刚刚趴下来,我们还没当一回事,还在那嬉皮笑脸,你好像有点生气了,不断地加时间。“加十秒”“二十秒”“三十秒”,我们听着数字越来越大,终于不再吵闹了,安安静静的趴着。也不知道是三十秒,还是一分钟后,我们总算得以爬起来。

       “听着,你们要是再不听课。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上完一节课连楼梯也上不了。”你说完这句话,就让我们去拿跳绳。因为你的这句话和暑假里那个网络红人叶良辰的那句很像,我开玩笑的给你取了“良辰”的外号,我们在私下叫着,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后来,还有人叫“嘉彬”,还有“彬哥”之类的。

         初三的体育加试如洪水猛兽般撞进我们的生活,我们开始进行集训,一次下来叫苦不迭,慢慢也逐渐适应了。也像你和我们,我们的相处越来越契合。现在的你和我们班上的男女生似乎都谈得来,我们也逐渐获知你“暖男”的属性。

       我们谈论你的话题不再是集训时多痛苦,而是说一下你的趣事。真有趣,明明一周下来算上集训才不过三节课,我们却似乎认识了很久,课堂也越来越活跃,虽然时不时还是要趴下。

      其实吧,从发现你的好,再到分离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啊。才短短两个月就让分离时有人红了眼眶。

     我们盼望与你再次相见,却打心底里知道这不现实。你说你不喜欢广东的食物,你喜欢新鲜的,不太喜欢那些经过加工贮存的蔬果。而且,我们的学校是一所小学校,在地图上甚至无法找到我市,我是说在广东省地图上,也多亏你就读的大学,我们才得以相遇。

      至于其他的事儿,我想你也应该会记住的,比如校运会,比如元旦晚会我们与你的谈话,再比如你有时会到到我们教室来,也会和我们扯皮,还有,有个女孩跑步崴脚跌倒了,你作为老师的尽责细心等等。这都是属于你和我们二班共同回忆,我知道你不会忘记,因为这是你教师生涯的开端。

       好了,杂七杂八的也扯了快一千字了。那么,再见啦!

       最后祝你前程似锦。

 

——来自你大四实习教的二班学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