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喻黄】短小的一发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非常短小

      当黄母把一沓红包丢在黄少天面前时,黄少天整个人都是懵的。黄母又拿出一个大红包,里面装着一大沓钱。她吩咐黄少天去包红包。

     黄少天立马明白过来。明天都除夕了,现在开始包红包准备准备也是应该的。他问黄母该包多少。黄母跟他分了两沓红包,指着大的说这种每个十二块,又指着小的说这种每个六块,包完这两沓为止。

     “得嘞。”黄少天应了一声就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今年的春节可不冷啊,要是像往年一样冷,照你这么怕冷就受不了。”黄母笑着拿起包,说:“少天,我出去买点东西。好好包啊。”

黄少天用行动回答了黄母。从钱沓里抽出一张面值十元的毛爷爷,把它对折。再抽出来两张一元的,对着好。把它连同十块钱的一并塞进红包里。整个过程干净利落,用不了多久。他打算先包好十二块的,再包六块的,这样快点。

       正当黄少天勤勤恳恳的包着红包。喻文州回来了,他提着一瓶料酒——这是黄母吩咐的。喻文州把料酒放进厨房,走进客厅,就看见黄少天十分用心的包红包。黄少天把钱塞进去后,认真的按照那个红包上的折痕,仔细的沿着那个痕将它折起来,最后再把它塞进那个口子里。

      客厅里的电视机放着一个八点档言情剧,里面的男主角抱着饮了毒酒的女主角痛哭不已。要是以往,黄少天准在吐槽这种狗血的桥段。但是现在他在认真的包红包,喻文州走过去,坐在黄少天身边。黄少天没察觉。喻文州也不去叫他,就静静的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

     少天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帅气呢。喻文州心想。

黄少天专注于手上的事,无暇关注其他,给青年多增加了几分魅力。黄少天的睫毛低垂,漆黑闪亮的眼睛透露出耐心。毕竟包红包容易,做多了也会烦。黄少天把一个本子放在腿上,上面是没包过的红包,沙发旁的茶几上是一沓花花绿绿的钱,还有已经包好的红包。包好的红包本来是叠起来的,因为堆太高了了就倒了下来,看来包了不少。

喻文州看见还有另一沓红包没用过,想着也应该是要包的,而且和少天现在包的这个不同面额。看了看黄少天堆着的没包的,喻文州想要帮帮他。他问黄少天:“少天,那沓是包多少的?”

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发现是喻文州,松了一口气:“文州你没事别吓我啊。你什么时候坐下来的?”

“我坐在你旁边也有一会了,你都没发现。”喻文州一脸无辜:“还有少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哦,对了,文州帮我帮红包吧。就你刚才问的那沓,每个六块。”黄少天说:“我妈出门前吩咐的。”

喻文州没做任何回答,找来一张小凳子,直接坐在茶机旁。很诚实的开始包起红包来。

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都只是埋头包红包。整个客厅里只响着电视剧里,主角对于正义的呼喊。黄少天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对主角评价道:“真傻。”

“恩。”喻文州表示认同。

黄少天的话匣子也打开了:“文州陪我说会话吧。刚刚没人陪我说话我都快闷死了。我妈给我包红包的时候,我一开始还是挺开心的,也不用陪她老人家看那种弱智电视剧了。结果我妈她直接一拿包潇洒的出去了,就这么出去了!只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做事,太惨了。“黄少天说着,竟然还夸张的抹起了眼泪:”诶,文州,妈不是叫你去买料酒嘛。怎么这么就才回来?”

“现在大过年的,到哪都塞车。”喻文州回答。

“不是叫你走路去嘛,明明超市也不远啊,你怎么就磨叽这么久?”

喻文州看了一下钟,说“我才离开半个小时而已。而且走过去也要十分钟。超市里人挺多的。”

黄少天包完了十二块的红包,顿时感到一身轻松,他伸了个懒腰,十分大声的回答喻文州的解释:“我不管,反正你离开我一分钟我都觉得像是一小时!”

【系统提示:玩家喻文州被玩家黄少天发动【一击直球】攻击,血条立即清零】

 

——End——

 

 【“我写的都是什么鬼”系列】

【我越来越小言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谢谢给我的红心小蓝手(虽然感觉不会有,哈哈)】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