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喻黄】脑残电视剧挺好看的

 ——文中的“我”是少天父亲

——没问题就往下

01.  

       “老爸,我今晚要出去看电影。晚上十点的票。记得提醒我啊。”儿子在晚饭席间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几天他经常晚上出去玩。应该是和一些同学去聚会吧。年轻人多出去玩玩也是好的,我也平静地允许他出去。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不能好好照顾好自己吗?

       妻子倒是有些不愿意:“这大过年的,少天你就不要老是出去了。”

       我安慰妻子,说:“没事的,少天长大了。出去玩玩也没什么不好。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他长这么大也能看好自己的。”

       妻子也没再说什么了。反倒是吃完饭后,妻子坐在我身边,悄悄附在我的耳边对我说:“诶,你不觉得咱儿子恋爱了吗?”

       我一惊,儿子这些天没表现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怎么就谈恋爱了呢?忙问妻子怎么回事。

       妻子一脸不相信地对我说:“你都不关心咱儿子的吗?你还记得我俩在一起时候恨不得天天在一起的心吗?”

      我点点头表示记得。我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还在大学。是一段美好的青葱岁月。我和妻子天天坐在自习室里一块温习,我们不是一个专业的,自然也很少能在学术方面有什么共通之处。尽管如此,我俩就喜欢靠在一块,各做各的事,哪怕不说话,也感到很开心。

       妻子接着说:“你么发现少天天天往外跑,都会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吗?而且我问了少天以前的同学,他们最近都没有去什么同学聚会!”

      我觉得妻子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了,出去玩不打扮得好一点才是怪事,难道邋邋遢遢地出门吗?这不可能。至于没有同学聚会,我觉得不可靠,万一少天只是想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呢。于是我反驳了妻子的想法。

      妻子一脸你不懂来望着我,只是说:“跟你说了也没用。你自己啊,慢慢看,就能看出来了。”说完她就开电视追电视连续剧了。我想妻子一定是最近看这些八点档剧看多了才这么疑神疑鬼的,自己绝不能受其毒害。

       “这个女主角也太蠢了吧,她就不会告诉其他人?”我看着现在电视上的电视剧,对编剧的想法表示不理解。

 

02.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突然发觉也该叫儿子准备准备了。就去敲了他的房门。听到里面传来一生中气十足的回答,就晃悠悠的回到沙发上,继续看无脑电视剧了。

       儿子很快从房间里出来。今年g市的冬天不冷,好说也有十几度。年轻人身子骨好,穿的也少。儿子穿着一件长风衣,里面一件黑色衬衫。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明显看得出儿子的头发是有梳理过的,不像在家里时的那样乱糟糟的。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的儿子我好像只有在他要去上台领奖,才能看到这样容光焕发的样子。不是说儿子平常就不讲究,我儿子平常时候可是很帅的,隔壁的小喻说大学的时候追我儿子的人能从男生宿舍排到女生宿舍。扯远了,平日里儿子也是注意修整边幅的,就是不像现在那样仔细地要把整个人换过一个毫无瑕疵的样子而已。

       看着儿子这幅样子,我开始深刻思考着妻子说的话是不是不是不可能的。儿子朝我挥了挥手就出了家门。

       没多久我就看到他和小喻一起出去了,有说有笑的。小喻还牵着儿子的手。儿子笑得很开心。我忽然觉得整个世界有点玄幻了。

我又晃悠回沙发继续看电视剧了,还是这些脑残剧适合我,我想。

 

03.

妻子看我不对劲问我怎么了。我把刚才见到的告诉她。妻子眼睛都瞪大了,我知道她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搂住妻子,轻声说:“没事的。”我也只能说这个了,因为没什么好说的。

妻子脸上明显是担忧,她说:“小喻和少天的关系向来很好。就像兄弟一样。现在……”

我又看了眼那个脑残电视剧,突然觉得什么儿子女朋友是自己老伙伴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而且饱受自己和老朋友欺凌的剧情一点都不狗血,一点都不脑残,一点都不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自认为不是腐朽的封建家长,却没想过这种事跟封不封建没太大关系。心情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我有些不能接受这个假设——真相还未出现,一切都只能是假设,一切还要等本人来说清,一切才真相大白。说不定只是虚惊一场。

妻子和我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那些狗血的情节全然调不起兴趣去吐槽。我也是积极去了解接触新社会新的发展的,对这一些事纸上谈兵说的头头是道,当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无可避免的退缩起来。

我想了很多,最多也不过是儿子出柜。儿子现在出来工作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只是,我有点怕对方的家长同意。硬是要拆散他们,儿子是真的喜欢上的话,那怎么舍得。

我对妻子说出了我的想法,妻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最多不过我抱不了孙子而已。

       儿子是我和妻子这些年唯一的心血,我们比谁都希望他过得好,过得幸福。所以要真发生这样的事,也只能希望他找到一个好人,会一直爱着他,一直让他知道自己被那个人爱着。

       “所以到头来我们也只有同意这条路可走,不是吗?”妻子问我,她有些颓废的躺在沙发上。

      “是的。”我回答,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我说:“我们可以问一下。或许这只是一场梦。”

         “但愿如此。就算不是我们又能怎样?”

 

04.

      大概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儿子回来了。以往我和妻子都去睡觉了,所以他回来的时候轻手轻脚的。生怕碰到什么发出声响,吵到我和妻子。多好的儿子。

       我鼻头有点酸。他似乎对我们这么晚还没睡吓了一跳,就问我们原因。

       妻子说为了等你。他有些愣住了,用手挠了挠头问怎么了。

         妻子看向了我,我也不想再折腾,说:“少天,那个,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儿子像是被戳穿了秘密的样子,他有些支吾地说:“爸,您,您这是,这么知道的……”他越说越小声,到最后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我看这是是真的了,心里百感交集,是该责骂,还是别的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看起来十分冷静,过了很久,我问他:“是不是喻文州?”

       儿子抬起头,有些惊恐的看着我,慌慌张张地解释:“爸,这事不关喻文州。是我先表的白。我们是两厢情愿的。”

       我看着儿子这样着急的要保护喻文州,心想喻文州这小子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这么迷他?不过喻文州长得也可以,整个人温温和和的,挺好相处的一个人,用小姑娘的话来说,那就是苏。

       我说:“你紧张个什么,我又没有说拆撒你们。说说你和喻文州在一起多久了?”

       儿子眼里似乎发了光:“我跟他那是大学时候的事。”说完他还小心翼翼地问我:“爸,那你是同意了?”

        妻子在一旁叹了一口气:“不同意也得同意。我们不同意你乐意吗?”

“不乐意。”儿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坐到我和妻子的旁边,伸出手用力地抱住了我们,他说:“我从没想过会这么简单,谢谢您们。”

我们任由他抱着,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他和喻文州之间的事。说到最后,儿子的眼中已经闪现了泪花,他又一次重复道:“我真没想过这一关过的如此轻松。”妻子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又说明天让喻文州来一趟,让我们看看。

儿子很兴奋:“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我的天!这真是太好了!我明天一早就让他来!”

我看了一下钟,两点了。我催促儿子快去洗漱好睡觉,让他不用你那么激动。

“真好,爸,妈,我太爱你们了!”

 

05.

        第二天早上十点,喻文州就来了。他大概是听了儿子的解释,带了一大袋子苹果,里面还有一些补品。

         我看了一下这些补品,都是我和妻子会用到了。小伙子有心了,不过都应该都是儿子告诉他的。

         喻文州恭敬地向我和妻子拜年,我有些受不住,大概是昨晚知道这是我儿子的心上人的缘故。我就习惯性的客套一下,开始直奔主题。

         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昨晚上儿子差不多都给我说清了。我只想要知道喻文州本人怎么看的。

         喻文州笑着回答我的问题,这个小伙子笑起来还真是好看,看上去整个人就是一缕暖风,他说:“叔叔,我想少天也都跟您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补充的。我只能说少天之于我是一个太阳,我不会放开自己的太阳。”

       明明这人说话倒也温和,这个温柔里面夹杂这一股不可拆分的坚韧,似乎在昭告天下自己的决心。

        我暗自感叹他的决心,问他:“山盟海誓很多,你能保证你的诺言一定能实现吗?”  

         “我多说无用,我会用行动向您证明。”

          “那好吧。我期待你的证明。少天可是我们家的宝贝。”

          “我会的。”喻文州郑重的对我许下承诺。

           我也相信他会的,因为他是我儿子选中的人。

 

06.

      “老爸,我今晚要出去看电影。晚上十点的票。记得提醒我啊。”儿子在晚饭席间说出了这句话。

       我和妻子没有什么异议,接着这小子又说:“我和文州一起去。”

        我觉的脑残电视剧挺好看的,那些宫斗剧里勾心斗角多好玩。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突然发觉也该叫儿子准备准备了。还没等我走到儿子房间,门铃已经响了。

       儿子立马从房间里出来,跑过去开门,门外是喻文州。文州向我打了招呼,就被儿子拖走了。幸好儿子走的时候还记得跟我道别。

        我晃悠回沙发,陪妻子看无脑电视剧,我觉得它挺好看的。

——End——,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