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喜欢雏菊

千金难买我乐意

叫我苏漆就好。
微博:苏酥酥酥苏漆(基本没事)

【喻黄】去把握,去拥抱

十粉点文    @(*′▽`)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黄少天像哲人一样地说出了这句话,看着他这副模样,喻文州有点想笑,有点幸福。

     能和这个人在一起,真好。

      在一起的几年,两个人都过的平平淡淡,没什么热烈的,最多不过情人节的时候互相赠送礼物。他和黄少天两个人都有事干,忙于生计也就没有太大空闲呆在一起。两个大男人整天腻歪在一起算什么事啊。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年少的时候相识,在最好的时候爱上了彼此。在最美的时光里,和对方在一起去做年少时的浪漫事。他们会牵手,会拥抱,会接吻。他们的爱情平平凡凡,就在时间长河中缓缓流逝。

       转眼八年过去,两人竟然熬过了七年之痒,眼里透着惊异更多的却是星光璀璨。真好。喻文州想,他们在一起,八年了,是个吉利的数字,那就让它再乘以十吧。

      然而不是所有的爱情平淡似一杯温水,最起码他们不是,尽管表面看上去淡的像山间的溪流一样,实际上也是有汩汩的流水声的。看似无波无澜的小溪流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体内的热切。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文州说是不是啊?我们每一次放完假又要去上班,无聊死了。”

      喻文州温和的笑着:“也不尽然。我现在和你在一起就很快乐,这样的时光就不会短暂。”

       黄少天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文州这都多少年了,你的情话技能还是那么高。”

        “这不是技能,我只是看见你就想到这个。少天,能和你一起真好。”

      “我也是。”

 

      黄少天坐在一把椅子上,环顾这个而他和喻文州生活了将近八年的屋子,家里的物件都已经旧了,放在客厅墙上的大书架也由一开始的空荡荡,变得满满当当。

      “文州,你说如果我那次和你吵架没和好怎么办?”黄少天看见书架上明显被砸过的痕迹,想到了以前的事。

      喻文州当然明白黄少天指的是什么,他走过去书架旁,手指抚摸书架凹下去的地方,他对黄少天说:“如果我们没能和好,那我就再追你一次。”

     “真的?”

     “真的。”

       那一次啊,真是可怕,喻文州至今想来也有些后怕。那次本来是一件简单事,却硬是闹大了,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他和黄少天两个人像是吃了火药一样,根本不能平静下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理智,又被其他事撕扯的粉碎。

      喻文州闭上眼睛,那一次,他和黄少天就在这个客厅了,因为什么而起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黄少天愤怒的像个豹子,整个人就像要扑过来一样。黄少天甚至还狠狠的把他们曾经共同获得奖杯砸向了书架,力气之大,把书架都砸出了一个凹痕。 

       喻文州甚至对黄少天实施冷暴力:“你在干什么?不能有点理智吗?”语气冰冷像在看一个囚徒。

       黄少天被激怒了,真的扑了过来,两个人就势打了一架。到最后鼻青脸肿,气喘吁吁。不过打了一架心情也就平复下来,两人离开了客厅,黄少天回房间,喻文州去阳台。

       喻文州看着漆黑的夜幕,理智逐渐回归。他闭上眼睛,想着让两个人静静,或许会好些。另一头的黄少天也没有说什么。两个就这样开始了冷战,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像个陌生人。曾经的同枕共眠现在的分房睡。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喻文州快被逼疯了,他一向是个冷静的人,无论对事对人,只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黄少天。

      黄少天也不好受,他也后悔,明明彼此那么相爱,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他决定找喻文州谈一谈。正巧有个电话打过来,是喻文州的。

      “喂?”

     “少天我们谈谈吧。在楼下的咖啡馆。”喻文州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温和。

      “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黄少天已经决定放下一个月的冷战。

     去你的冷战,老子要我的人!

 

      “文州。”黄少天在咖啡馆门前就看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转过头来看他,微微一笑,把双手伸开。

        黄少天想也没想就冲上去,一头撞进喻文州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喻文州,像是害怕这人会突然消失。

       喻文州也抱紧了怀中的人:“少天,我们和好吧。”

       “好。”

 

        “文州,我好怕那个时候你真的要跟我分开。”黄少天走过去抱住了喻文州,把头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里。柔软的黑发蹭的颈脖的肌肤痒痒的。

        “我也怕啊,所以赶紧找你。”喻文州用手撩起黄少天额前的发丝,轻轻地吻了上去。

         “所以我会抓紧你,不放手。”

——END——

*灵感来源于第十二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初中组初赛命题

评论(10)

热度(35)